雨季不要來

關於部落格



  • 2038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相公好難追《刁女追夫(限)》


楔子


那是一個美人。

微揚的柳眉,狹長的眼眸,挺直的鼻梁,微冷的唇辦,形成一張舉世無雙的美麗臉龐。

雪白的衣衫下是修長的身影,款款站在蘭花池畔,姿色卻不比紫蘭遜色,反而在花兒的襯托下,更顯飄逸絕美。

「嘶……」

吸吸快流下來的口水,可一雙眼兒仍然不離眼前的畫中美人。

是的,這是一幅畫,她收藏以久的畫,是她的寶貝,誰敢碰,殺無赦!

「真是美呀……」捧著臉頰,她著迷地讚歎著,長這?大,看過無數美人,仍然沒有一個比得上畫中人。

那冷漠的氣質、高傲的神態,將那張傾城般的神態襯得更是獨特,似蘭花般優雅又似牡丹般尊貴,絕美姿態無人能出其右。

也難怪她欣賞好久,仍然看不膩。

這幅畫是她無意中得到的,第一眼看到就捨不得移開眼,花費心思得到手後就挂在自己房裏,每天欣賞著。

每天都能看到美麗的容?,這是多幸福的事呀!

笑咧嘴,她連眼兒都眯成一條線了。

想她向小海生平無大志,就算生長在名聞天下的震天鏢局,可仗著是姊妹裏最小的身分,她過得可自由了,沒事就玩玩花、逗逗女人。

是的,她生平最大的喜好就是欣賞那些可愛的小姑娘,逗逗她們,見她們臉紅似蘋果就心花怒放。

對她來說,每一個姑娘都像朵花,各有各的美,讓人愛不釋手,直想好好呵護。

家裏人的都覺得她很怪,尤其是阿爹,一直哭著說他生了個兒子,而不是女兒,還很怕她真的娶個姑娘回家。

向小海真想說:阿爹,您想太多了!她只是純親親、純抱抱,滿足自己的心而已。

她還沒誇張到要把她們娶回家,沒辦法給人家「性」福,她是不會去犧牲人家的「幸」福的!

所以,她只是純粹愛逗那些可愛的小姑娘而已,誰敦她們實在太可愛了呢?

當然,她上頭的那三個姊姊例外,她們太恐怖了,不歸於花兒系列。

所以她只好往外發展,拼命尋找美麗的小花,玩玩美麗的小花,看她們臉紅的羞答答模樣……

啊啊……好幸福!

不過,當看到畫中美人後,那些小花們就吸引不了她了。

她滿腦子都是美人的模樣,而且一看到畫中的美人,她的心就跳得好快好快,眼睛完全移不開,心怦怦跳,臉發著燙,完全迷上了畫中美人。

奇怪呀!她對其他的姑娘都沒有這種感覺,怎?對畫中美人就有呢?

難道……她真的不正常了?

「不會吧……」向小海擰眉,被自己嚇到了,可看著畫,她又陶醉了。

好想摸,好想親,好想逗弄喔……

而現在她有機會了!她知道美人家住何方了。

她打聽到了美人家住在南方,聽說是富甲一方的大戶人家……

想到可以看到畫中美人,她不禁春心蕩漾,臉兒發燙,心兒狂跳,好興奮喔……

「嘶……」口水又流下來了。

擦擦嘴,向小海笑眯了眼。

她還知道美人的名字喔!她叫「司徒夜」……

啊啊!人美,名也美啊!

向小海心花怒放地捧著臉,瞅著美人,好羞好羞地親了畫像一下。「小夜夜,我來了——」

上一頁返回下一頁


四月天www.4yt.net人間書館

元媛–相公好難追《刁女追夫(限)》


第一章


刁女追夫1

我不要你的愛

如果終有一天要分開

心可以選擇不陷入……

花都城位於南方,四周臨海,所以設有龐大的港口,交通也極?方便,是商人往來之地。

也因如此,花都城的繁華非一般城鎮可比擬。城裏四處可見不同民族的人相互交易貨物,而?小販所賣的,也均是外地傳來的稀有物品。

因此,花都城的名氣絲毫不下於京城,繁榮熱鬧的商機,連當今天子也聞名,特賜「黃金之城」四字。

單這稱號,就可知花都城的有錢人有多少了!而其中尤以司徒家居於鼇頭,?花都城之首富,聽說財?足夠全花都城的人吃養一輩子都還有剩。

司徒家以紡織起家,在城裏各建有一座最大的織布坊和染布坊。司徒織坊織出的花紋之美,細緻得讓人讚歎,配上渲染出來的色彩,形成獨一無二的一匹布。

司徒家每匹布皆限量十匹,每匹以品質要價千兩、萬兩不定,就連皇宮裏的妃子都不見得能買到,所以更造成搶購。

就連王公貴族也得事先預訂才能買到,由此可見司徒家的織錦有多稀貴珍有了。

而其中最珍貴的織錦?「霓裳」,織工既複雜又精致,是別的織坊怎?也學不來更無法模仿的。

「霓裳」布料薄如蟬翼,透過陽光卻又漾著七彩光澤,而且泛著淡淡香味,每年只生?一次,限量一匹,搶手的程度可想而知。

「霓裳」並無固定定價,而以競標的方式來取得,通常以十萬兩起跳,誰下的價高,「霓裳」就是誰的!

而能參與「霓裳宴」的人,皆是尊貴的人家,經過篩選過後,才能參與「霓裳宴」。

這幾個月就是「霓裳」出產的日子,身?司徒家的當家主子,司徒夜當然極?重視「霓裳」,不只嚴謹控管品質,更不容許有任何出錯。

「霓裳宴」定在兩個月後,也早已發帖寄給有資格參與的人,所以絕不容許有任何失誤?生。

「主子,『霓裳』的進度良好,預計下個月可以如時完成。」魏總管恭謹地低聲說著。

「很好。」聽了魏總管的話,司徒夜滿意地勾起一抹笑。

如畫般的面容因笑容更顯絕美,一襲雪白將飄逸的氣質襯托而出,黑髮以一隻紫色流蘇系住,偶爾和黑髮相間,隨著動作而輕晃。

那脫俗出塵的模樣活脫脫就像仙人落凡塵一樣,讓人輕易失了戒心,卸下心防。

不過,明瞭司徒夜的人都知曉,那無害的外表只是?裝,如果以?司徒夜好欺負,那?小心被啃得連骨頭都不剩。

身?司徒家的當家主子,司徒夜的精明自是不在話下,天才般的商業能力不只?司徒家守成,甚至開疆辟土,將?業發展至北方,將司徒家的?業擴展得更大,財富累積得更多。

「好好注意『霓裳」的進度,小心別出差錯,更別讓閒雜人等靠近工作坊,讓人窺了紡紗的秘密。」司徒家的技術向來私傳,可不容許外人竊去。

「是!小的知道。」魏總管嚴肅地點頭。

信任屬下的能力,司徒夜微微一笑,下了馬,將愛馬交給下人,正要踏入司徒家時,一股惡寒卻從背脊升起。

又來了!被注視的感覺。

可司徒夜沒有絲毫不悅,反而眸光輕閃,唇角揚起一抹神秘的笑意。

緩緩回過頭,黑眸朝大街掃了一眼,沒有可疑的人,可是被人盯住的感覺卻沒有消失。

眉尖輕挑,他的視線突然定在左邊角落,像是看到什?似的,卻沒說出口,只是笑容更深了。

「主子,哪里不對嗎?」見主人看著大街,魏總管也跟著看了一眼,面帶疑惑。

「沒什?。」司徒夜斂眸,掩去眸裏的光芒,饒富興味地看了左邊角落一眼,才轉身走入府中。

***www.mtfcn.cn***www.mtfcn.cn***www.mtfcn.cn***

美!真的太美了!

向小海躲在角落,眼巴巴地看著朝思暮想的美人,連眼皮都捨不得眨一下。

那氣質、那容?……比畫裏還美上好幾倍,讓她看了忍不住直吞口水,整顆心都溶化了。

天呀!美到讓人的心怦怦跳,冒著愛慕的泡泡,好想抱、好想親、好想撲上去……

邪惡的念頭不停冒出,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

這是她第一次這?迷一個姑娘,難道自己真的不正常了嗎?

不會吧?!可是偏偏卻克制不了心裏的邪念。

突然,美人兒的視線往這瞧來,讓她嚇得趕緊縮回頭,就怕被發現自己詭異的舉止。

好一會兒,她又悄悄采出頭,見美人兒沒在注意了,又放大膽地欣賞著,眼兒發亮,直移不開視線。

直到美人兒走進宅裏,她仍捨不得收回目光,滿心讚歎著。

可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總覺得美人兒在進府前好像又看向這裏,似乎發現了她……

不可能吧?要發現了,不可能不吭聲呀!

向小海擰眉,覺得應是自己想太多了,不管了!現在最重要的是不枉她從遙遠的景陽城來到這裏,冒著被砍的危機偷偷離家,而且她連封信也沒留下就這?消失,想必回去後一定會死得很難看。

不過沒關係,只要見到美人,一切都值得。

想到此,向小海忍不住笑眯眼,想著美人清冷的姿態,一舉一動都是那?美麗優雅。

「嘶……」想著想著,口水又快流出來了。

趕緊擦擦,眼尾順便瞄了司徒大宅一眼,卻瞧見大門快關上了。

見狀,向小海緊張起來了,這可不行!她得混進司徒家才行呀!

「要怎?混進……」她思索著,可門已經快關起來了,沒時間讓她再繼續想法子……

門,剩下一絲絲小縫……來不及了!

依著本能,向小海趕緊沖上前,在門快關上的那一刻,啪地一聲,用力地跌趴在地。

清澈響亮的聲音讓門停止關閉,裏頭的人好奇地往外瞧。

「哎呀!有人倒在門外……」關門的僕人驚呼,引起正要離開門口的魏總管的注意。

「阿福,怎?了?」魏總管往回定。

「總管,有人倒在門外。」阿福趕緊報告。

「總管,好像是個姑娘。」一名婢女瞧了一眼,趕緊步出門口,小心翼翼地扶起向小海。「姑娘,你還好吧?」

她關心地問著,一?起對方的臉,就見灰塵泥巴全黏著臉,最明顯的是從鼻子裏噴出的血,混著塵灰,成了恐怖的一張臉。

「哎呀!你流血了……」婢女驚呼著,趕緊掏出手帕幫向小海止血。

「嗚……好痛……」他娘的哩!這跤摔得太重了,痛得她噴血兼噴淚,怎?也止不住。

「乖乖,不哭呵!」見向小海一副可憐的模樣,引起婢女的惻隱之心,尤其見她瘦瘦小小的,吃過許多苦的模樣,讓她不禁心疼起來。

「嗚……謝謝姊姊……」好溫柔喔!感動的向小海忍不住靠向她,聞到好聞的女人香,當場幸福地噴淚。

有了溫柔姊姊的安慰,這跤沒那?痛了。

「小如,怎?了?」魏總管也跟著走出大門,來到兩人面前,一看到向小海血淚交錯的臉也跟著皺眉。

「姑娘,你還好吧?」他關心地問著。

「還好,謝謝你們,我沒事的。」向小海揚起一抹感激的笑,搖搖晃晃地站起來,一個不穩,整個人跌進小如懷裏。

「對、對不起……」嗚……好香好軟,好幸福……

當然,這話只能在心裏說,向小海趕緊佯裝出緊張害怕的模樣,好引起他們的同情。

「沒關係。」果然,小如一點也不介意,反而更心疼她。「姑娘,你住哪里?怎會一個人在外呢?瞧你的模樣,是外地來的嗎?」

瞧這姑娘的衣服破破爛爛的,身子更是瘦弱得不像樣,微亂的長髮下,是一張肮髒的小臉,可那雙眼睛卻明亮得好無辜,讓人討厭不起來,反而引起人家心憐。

「是的,我從景陽城來,本是想來投靠遠親的,沒想到卻找不到人,只好流浪在外,而且已經好幾天沒吃飯了……」

向小海可憐兮兮地低下頭,肚子適時地響起幾聲清楚的咕嚕聲。

幹得好!肚皮響的太是時候了!

向小海在心裏暗贊一聲,可臉上仍然是一副可憐無依的表情。

瞧她這模樣,站在一旁的魏總管也不忍了。

「景陽城呀?那可是在北方呢!這?遠的路途只有你一個人嗎?你爹娘呢?沒跟你一塊來嗎?」一個姑娘竟從那?遠的地方來,又瘦巴巴、髒兮兮的,想必是吃了不少苦。

魏總管的話讓向小海紅了眼眶,表情更可憐了。「我爹娘都死了,留下我一人,所以才會想來花都城投靠遠親,沒想到卻找不到人……」阿爹,對不起,請你先暫時死一下。

「這樣啊……」魏總管沈吟了下,又看了向小海一眼。「你叫什?名字?今年幾歲啊?」

「我叫小海,今年二十。」眨著淚眼,向小海讓自己看起來更無辜、更可憐,她的狼狽讓她扮演得更成功。

沒辦法,她也不想這?髒兮兮的,但誰教她匆忙地離家,銀子又帶得不多,更不用說衣服了,省吃儉用的好不容易到了花都城,髒成這樣是一定的。

不過這讓她看來更可憐、更瘦弱,也更讓人同情,也算是值得了。

想到此,嘴角微微揚起,卻又迅速垂下,不落任何痕?,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瞅著魏總管和小如。

見狀,小如不禁更同情向小海了,她忍不住開口向魏總管懇求。「總管,瞧她怪可憐的,不如留她在府裏待下好了,府裏不是剛好欠人手嗎?」

「這……」瞧了向小海一眼,魏總管有點遲疑。

「我……我可以待下嗎?」見狀,向小海趕緊開口求著。「我會很努力工作的,絕不會給你們帶來麻煩,求你們收留我好不好?拜託!」說著,她作勢要下跪。

「別這樣。」魏總管趕緊伸手抓住向小海,見她可憐,心裏的惻隱之心升起。

「你可以留下,不過要簽賣身契,?期五年,五年後隨你要留下或離開都可以,一個月的餉銀五兩,接受嗎?」

「接受、接受,我當然接受,謝謝、謝謝!」她當然接受呀!反正銀子不是重點,能見到美人才是重點。

「好!那就進來簽契約吧!」魏總管滿意地笑了。

「是!」向小海趕緊點頭。

「小海,太好了!」一旁的小如開心地看著向小海。

「謝謝小如姊姊幫我。」向小海嘴甜地道謝,親昵地靠近小如,聞著甜甜的女人香……

嗚……好幸福,而且還順利地混進了司徒府……

想到能更靠近地欣賞美人,向小海笑得更開心了。

嘻嘻!小夜夜,你就近在我眼前了。

***www.mtfcn.cn***www.mtfcn.cn***www.mtfcn.cn***

真的,就近在眼前了……

第一天上工,向小海就被指派打掃司徒夜所居住的紫軒閣,幸運的程度,讓她開心得快跳起來。

本來這工作是輪不到她的,可不知?什?魏總管竟把這工作交給她,而且看她的眼神也好奇怪。

她沒時間研究,滿腦子都想著司徒夜。

漫不經心地打掃著落葉,她的眼睛一直瞄著司徒夜的房門。

她已經整整掃了半個多時辰了,她一直掃著同一個地方,就是在等司徒夜出來。

等啊等的……怎?還不出房門啊?向小海嘟著嘴,好不失望。

就在這時,房門開?了——

一抹白色身影踏了出來,一張絕美的容?映入眼簾,細長的眉微彎,狹長的眼眸清冷,好看的唇辦泛著自然的色澤,襯著雪白的姿態,迷人得讓向小海停下動作,移不開眼,也忘了呼吸。

揚眸,司徒夜看向向小海,眸光輕閃著,嘴角立即輕揚。

「你是新來的婢女嗎?」靠向她,低醇的聲音輕問,黑眸卻不離她。

「是,我叫向小海。」見美人跟她說話,向小海不禁興奮地睜大眼。

雖然美人長得有點高,她得辛苦地?起頭才能看到她的臉,可是好漂亮的臉喔!

只是?頭而已,不算什?!

而且她的聲音不像姑娘軟膩,反而有點低沈,震動了她的心弦,讓她不禁心跳加快,臉也跟著紅了。

「我知道。」見到她的笑臉明亮動人,那一張一合的唇辦就近在眼前,像在誘惑人似的,司徒夜不禁深了黑眸。

美人的話讓向小海一愣,覺得怪怪的。

「你怎?會……」「知道」兩個字還沒說出,魏總管剛好踏進院落,一看到司徒夜,立即快步走上前。

「少爺,您醒啦?」在私下,他總稱呼司徒夜「少爺」,只有在外人面前他才會喚他一聲「主子」。

「嗯。」司徒夜沒看向魏總管,視線一直放在向小海身上。她聽到「少爺」兩字後馬上睜大眼,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

呵!這丫頭是該發現奇怪的地方了。

「等……等等!魏總管,你剛叫『她』少爺?」她有沒有聽錯?

「是呀!」魏總管看了向小海一眼,又看了司徒夜一眼。「有什?不對嗎?」

有什?不對?這是什?鬼話?!

當然是大大不對呀!眼前明明是個美人、是個姑……

「姑」字還沒在心裏說完,向小海卻發現幾個疑點——

她的視線開始從美麗的臉往下移,發現眼前的美人穿著男裝,還有喉結,而且雖然身形修長,卻比平常的姑娘壯了一點……

愈看愈不對,她迅速步上前,伸手往司徒夜腹下一摸——

「小海?!」她的動作讓魏總管當場驚喊。「你在做什?呀?」

司徒夜則是愣住了,沒想到向小海會這?做,一時來不及反應。

不理會旁人的反應,向小海確定自己摸到不該摸到的東西……

她不信,又用力捏了一捏……

不是錯覺,是真的有……

「小海,這『長度』你還滿意嗎?」司徒夜回神,也不推開她,反而邪笑著挑眉,微軟的碩大在她的碰觸下開始硬起。

「怎、怎?可能……」向小海一臉驚訝,完全無法反應。「你……你居然帶把……」

瞪著他,又瞪著手,來回好幾次,她才又結巴地說著:「你……你不是女的……」

「小海!你在說什??」魏總管氣急敗壞地瞪著向小海,「少爺當然是男的,你怎說他是女……」

話未說完,一聲尖叫打斷了他。

「啊——你是男的!」向小海當場尖喊,手上還殘留著「那裏」的觸感,那硬度和長度告訴她,女人是不會有那個的!

那她的畫中美人呢?那不是在司徒府嗎?

「哈哈……」向小海的緩慢反應讓司徒夜大笑,這個奇特的姑娘,他就知道當她知道他不是女的時,反應一定很出乎人意料。

不過沒想到她竟這?做,竟有膽碰他「那裏」!

「你……」聽著司徒夜的笑聲,向小海完全傻在當場,還處於「美人是男人」的震撼中。

見她傻住,司徒夜邪氣一笑,大手一拉,將她扯進懷裏,低下頭,快速封住誘惑他已久的檀口。

上一頁返回下一頁


四月天www.4yt.net人間書館

元媛–相公好難追《刁女追夫(限)》


第二章


「唔……」沒料到司徒夜會突然吻她,向小海驚訝地睜大眼,總算回神想推開他。

可司徒夜卻緊緊箝住她的腰,扣住她的身子,讓她緊貼著他,每一扭動,飽滿的渾圓就隔著衣服與他的胸膛相互磨蹭,更顯曖昧。

而一旁的魏總管,早已在司徒夜的示意下又驚又愕地離去。

沒察覺魏總管的離開,向小海全身反抗著,卻不知自己的扭動更增添男人的欲望。

司徒夜的眸色更濃了,用力吮著柔軟的唇辦,吮出濕熱的痕?,沾惹著他的晶亮。

唇辦上濃濃的男性氣息讓向小海又羞又怒,下意識想開口罵人,可他卻趁此采入靈活的舌尖。

濕熱的舌尖滑過粉顎,舌頭翻攪著她的香甜,纏住丁香,不放過一絲一毫的甜美。

該死!她引狼入室了!

發現自己不該張口,向小海後悔不已,卻又無法閃躲司徒夜的舌頭,只能不滿地瞪著他。

可漸漸的,她的反抗變得虛軟柔弱,唇辦被吮得紅腫,就連氣息也漸漸不穩……

就在快不能呼吸時,他才放開她的唇,曖昧的銀絲在他離開時,接連著兩人的唇。

向小海急促地輕喘著,綿軟的身子不由自主地依在他懷裏,嗅到一絲淡淡的麝香味,那是屬於他的氣味。

她一怔,趕緊用力推開他,往後退開好幾步。

司徒夜也不阻止,俊美的臉龐揚起一抹邪佞笑意,身下的火熱早已因方才的吻而疼痛著。

「你的滋味好甜。」他舔著唇,上頭猶殘留著她的香甜氣息,想著小嘴的甜美,讓他真想再品嘗一次。

不過,看著眼前小妮子快氣爆的模樣,他只得壓下欲望,裝出無辜的表情瞧著她。

「你、你……」向小海瞪著司徒夜,小臉潮紅,卻分不出是怒火還是被吻的羞澀,只知在他火熱的注視下,心兒莫名一顫。

「我怎樣?」司徒夜勾著笑,欣賞著向小海臉上的紅暈,聲音帶著一絲輕佻。

「你……」見他笑得俊美迷人,漂亮的臉龐是她朝思暮想的。

可明明是同樣的一張臉,眼前的他卻是男的,難道他有雙生妹妹嗎?

看出她的疑問,司徒夜好心地回答。「不,司徒家只有我這個獨生子。」

他的回答讓她一愣,驚訝他能看出她的疑問,「可、可是……」她得到的那幅畫明明是女的呀!

「小海,聽到我的名字,你不覺得很耳熟嗎?」瞧她仍一臉迷惑,他不禁無奈一笑。

名字?向小海怔了怔。「你不是叫司徒……」

等等,司徒夜?!

瞠大眼,她滿臉驚愕。「你……你該不會是那個司徒夜吧?來我家向我阿爹提親的那個司徒夜?!」

她之前沒意識到這件「巧合」,是早忘了這件事了,就連美人的名字與他重復,她也沒去細想。

沒想到……

「沒錯,而且還提了三次親,結果都被回絕。」司徒夜點頭承認,堂堂司徒家的當家主子竟然提了三次親都被拒絕,這可深深傷了他的尊嚴。

「不會吧……」看著他,向小海驚訝地不知該說什?,可卻又有一絲疑惑,「那幅美人圖……」

「是我親自所繪。」既然提了三次親,自然對她的癖好相當清楚,提親被拒絕,他不得不設下圈套,請君入甕了。

沒想到她中計的速度還真快,不到幾個月就自動送上門來了。

所以也是他吩咐魏總管讓她負責打掃他的院落,方才在房裏,他已看了她好一會兒,欣賞著她各式各樣的豐富神情,直到忍不住心裏的渴望,才打開房門靠近她。

「你設下圈套,故意引我上門?!」再怎?蠢,這下也該明白自己是被設計了!

根本沒有什?美人,一切都是眼前的男人設下的圈套!

「我沒有強迫你中計,不是嗎?」司徒夜一臉無辜,可不覺得自己有錯,他只是丟下餌,是她自己要送上門來的。

「你……」見他強詞奪理,還一臉無辜,向小海不禁更生氣,可又反駁不了他的話。

誰教她真的是自己送上門,只能氣得乾瞪眼。

「你到底想做什??」向小海咬著唇,防備地看著司徒夜。

可才一碰到唇辦,就嘗到屬於他的氣味,讓她忍不住一愣,想到方才的吻,不禁又羞又怒。

「你覺得我想做什??」司徒夜揚著笑,慢慢走向她。

「喂!你別過來呀!」見他靠近,向小海趕緊往後退,怕他又起色心,對她又摟又吻的。

她不是笨蛋,她看得出他眼裏的侵略性,從一開始,他下餌的目標就是她。

可?什??她不記得自己哪里惹到他呀!

「喂!你是在記恨三次提親被拒絕的事嗎?」再怎?想,她也只有這點惹到他。

可有誰規定人家上門來提親就要接受呀?她向小海才不要嫁給陌生人,自己的相公當然要自己挑,而且她還沒逗夠那些小姑娘,才不要成親哩!

見她一臉防備,怕他對她動手動腳的模樣,司徒夜不禁失笑,覺得她好可愛,可愛得勾動他的心。

「你不喜歡我嗎?」睇著她,他低聲問。

「廢話!」向小海白他一眼。

「可你卻很喜歡畫中的我。」眸裏閃過一絲戲譴,明知她?何會送上門的原因,可還是故意逗著她。

「那、那是因?……」

「難道你真想娶個姑娘或嫁個姑娘?」不讓她把話說完,司徒夜又問。

「當然不是!」她又沒忘記自己是女的,而且對於那些姑娘,她只是純粹愛逗弄而已。

「那你?什?不喜歡我呢?」看著她,他諄諄善誘,再度設下圈套,「畢竟你很喜歡我這張臉不是嗎?而我又是個男的,剛好可以娶你。」

司徒夜的話讓向小海愣了下,看著那張漂亮而吸引人的臉龐,比畫裏的他更迷人,也更讓人無法抗拒。

可是……她會喜歡畫中美人,不只是因?那張漂亮的臉,而是某種說不出來的原因,讓她移不開視線,喜愛不已。

而現在看著身?男人的他,她的心莫名地有點亂了。

有被欺騙的憤怒,卻也有一絲說不出的雀躍,好似她並不是真的很生氣他是男的。

可被欺騙的感覺仍然讓她很在意,而他的話也讓她更不悅。

「我要嫁人,必定是因?我很喜愛那個人才會嫁他,而不是因?他的容貌。」抿緊唇,她不高興地看著他。

她沒有那?膚淺,以容貌決定一切,長得美就愛,長得醜就厭惡,他看錯她了!

見她冷下臉,司徒夜明白自己說錯話了,可卻不後悔,至少這讓他更加瞭解她。

這?率真的姑娘,讓他覺得她更可愛。「小海,你真可愛。」

揚著笑容,他定定地看著她,深邃的黑眸像是要把她吸進去似的,讓她的心狠狠一震,突然發燙。

別開臉,她失措地移開視線。「反正我是不會嫁給你的,這次中計我認了,我要走了,後會無期!」

「慢著,你不能離開。」聽見她要離開,司徒夜挑眉,「沒有我的允許,你一步也不能離開司徒府。」

沒得到他想要的結果前,他是不會讓她離去的。

「笑話!我要走誰能阻止我?」向小海冷笑,?頭看著司徒夜,小臉滿是高傲不馴。

「那?你可以試試。」冷下眸,他的氣勢更甚,擺明告訴她,想離開沒那?容易!

「你!」向小海氣得跺腳。「司徒夜,別以?你能阻止我!」說完,便轉身離去。

她一離開,司徒夜冷下的俊龐立即化?一絲無奈。

他知道她一定會想盡辦法離開這裏,可惜他是不會讓她如願的,魚兒好不容易上?了,他哪有放手的道理?

「小海兒,這可是你自己送上門的呀!」斂眸,司徒夜低喃著。

他不禁想到三年前在景陽城看到她的情形……

一個清秀小姑娘,卻滿臉不正經,像個登徒子,嘻笑著逗著身邊的姑娘,那滑稽的情況引起他的注意。

他還發現,一旁有三名跟那個小姑娘長得一模一樣的姑娘,想必是她的雙胞姊妹。

可他卻沒興趣看其他姊妹一眼,有趣的眼神直落在奇怪的小姑娘身上。

突然,一個手拿糖葫蘆的小男孩跌倒了,手上的糖葫蘆飛出去,弄髒了她的衣裙,還趴在地上哇哇大哭著。

卻見她連瞄也不瞄髒衣裙一眼,反而走上前扶起那個小男孩。

「嘿!男孩子怎能跌倒就哭呢?不淮哭!」她「鴨霸」地命令。

小男孩抽抽噎噎著,卻不敢反抗,只能瞅著淚眼,可憐兮兮地說:「我、我的糖葫蘆……」

「不哭的話,姊姊就買給你。」幫小男孩擦去眼淚,向小海掏錢向一旁的小販買了一隻糖葫蘆。

「喏,你的糖葫蘆。」拍拍男孩的頭,她將糖葫蘆遞給他。

「謝謝姊姊。」看到糖葫蘆,小男孩笑開臉。

「乖,以後跌倒不許哭知道嗎?男孩子要有勇氣。」輕彈男孩的額頭,她命令著。

「是。」小男孩用力點頭,開心地離去了。

她噙著溫柔又慧黠的笑容看著男孩離開,美麗的眸子閃著明亮的光芒。

然後,她低頭看著沾著糖漬的裙擺,不在意地挑了挑眉尖,轉頭繼續逗著路上的小姑娘。

可她那時的笑容卻撞入他的心,讓他無法移開眼。那一瞬間,他知道,他要這個小姑娘!

他要她用那種笑容看著她,他要她屬於他!

可惜提親三次都被回絕,可他仍不放棄,他要她,要得心發疼,她不屬於他,他的心將會是空虛的。

而現在她上門來了,他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

看著向小海離去的方向,司徒夜唇畔揚起一抹誓在必得的笑容。

***滿庭芳獨家製作***www.mtfcn.cn***

開玩笑!她要走,有誰能阻止?

黑夜裏,向小海噙著一抹自信的笑容,偷偷摸摸地離開房間,朝後門的方向走去。

既然白天難離開,她就挑深夜,反正,她就是要離開司徒府。

不?什?,就?了賭那口氣!

司徒夜憑什?不讓她離開?他以?他是誰?哇!

而且,他設計她就已經很過分了,竟還吻她……

想到白天的那個吻,向小海忍不住紅了臉,唇辦仿佛還留著司徒夜的氣息,怎?也除不去。

捫心自問,其實她並不討厭他的吻,就連他的氣味也不討厭,甚至……好像還有點喜歡。

想到此,小臉更燙了。她不能否認自己對他有點在意,畢竟看著美人圖時,她就不可自拔地喜歡著他……可那是因?她以?他是女的呀!

可當他變成男的時,情況卻不一樣了!

她有點分不清自己的心情,面對身?男人的他,她節節敗退,一直被他逗玩在手心。

她又氣又怒,可面對他的注視,卻也又慌又亂,不像平常的自己。她向來天不怕地不怕,可面對他,卻莫名退卻了。

她害怕他那富有侵略性的眼神,也害怕自己不停起伏的心,她不喜歡這種感覺,像是要失去什?東西似的,讓她覺得好奇怪,也莫名地想逃。

她想,只要離開他,她就會恢復正常了吧?

而且她也非離開不可,沒人會知道自己被設計,還乖乖待在圈套裏吧?又不是傻子!

向小海輕哼著,不想再去研究那抹複雜的感覺,快速移動身子來到後門,看到有兩名守衛守著門。

她挑眉,她的功夫只有三腳貓,她不以?自己能打贏兩名大男人。可沒關係,她早有準備!

從懷裏掏出一瓶白色玉瓶,被黑布覆住的唇辦微微揚起。

離家前她去三姊房裏偷了好幾瓶藥,迷魂散當然是一定要的,尤其三姊製作的迷魂散無色無味,好用極了。

伸出手指,她舔濕手指,測了下風向。順風,很好!

無聲地大笑幾聲,她打開玉瓶,將瓶口對準風向,等著風吹起……

颼颼幾聲,風吹動粉末,慢慢地飄飄飄……向小海興奮地睜大眼等待著。

突地,一陣大風刮起,改變了風向。

順風變逆風,而她正巧就站在下風處……

不會吧?向小海愣了一下,還來不及屏住氣息,迷魂散就已飄向她,好死不死地被她吸了一大口……

完了!向小海往後退了數步,一陣暈眩傳來。「不會這?衰吧……」

她低喃著,踉蹌幾步,藥效迅速發作,她眼兒一閉,昏了!

身子也跟著往後倒,不偏不倚地倒進一抹白影懷裏。

***滿庭芳獨家製作***www.mtfcn.cn***

「喔……」頭好痛!

向小海捂著額頭,有點暈地睜開眼,用力甩了甩頭,想甩去讓人作嘔的暈眩感。

好一會兒,她才鬆開緊擰的眉尖,卻看到很陌生的床幔,就連手摸到的床被質感也不同。

滑滑的,是觸感極好的布料,而且床榻大了好幾倍,足以容納三、四個人。

她愣了下,她不是在後門放藥,然後突然逆風……

天啊!她就站在下風處,然後就昏了……

「醒了?」床幔後,低沈好聽的聲音響起,帶著一絲淡淡笑意。

向小海轉頭,透過床幔,她看到了一抹白影,不用想也知道那是誰。

「司徒夜!」她咬牙恨恨地吐出這三個字。「是你搞的鬼對不對?」

不然風向好好的,怎會變逆風?

「是又如何?」司徒夜也不否認,揚眸看著她。「我說過了,沒有我的允許,你不准離開。」

「你!」向小海忿怒地瞪著司徒夜,再也受不了了。「司徒夜!你到底想怎樣?留我下來到底想要幹嘛!」

「要你愛上我。」走向床楊,黑眸瞬也不瞬地望著她。「我要你愛上我,成?我的妻子。」

「什、什??!」向小海瞪大眼,不可置信地看著司徒夜。「你在開什?玩笑?」

「我沒有開玩笑,我是認真的。」司徒夜坐上床榻,傾身靠向向小海,淡淡的男性氣息拂上她的鼻尖。

他的靠近讓她心跳加快,身體忍不住往後挪,想要離他遠一點。

可他卻不讓她遠離,她一退,他就前進,直到她退無可退,只得開口。「你別靠我這?近!」

「你怕嗎?」俊龐緩緩靠向她,他低語。

「誰、誰怕了?」向小海口裏逞強,小手卻忍不住抵住他的胸,不讓他再靠近。「你不要亂來喔!」

孤男寡女同在一張床上,她真的很怕他衝動。

司徒夜勾起笑,看著向小海慌亂的表情。「小海兒,你在緊張什??」說著,趁她不備時,輕舔她的下唇。

「啊!」突然被舔,向小海嚇了一跳,趕緊伸手捂住唇,「司徒夜!你別再親我的嘴。」

「好!我不親你的嘴,我親別的地方。」低笑著,他壓下她,修長的身軀帶著霸道的氣勢。

「司徒夜!你敢?」向小海氣紅了臉,被他的舉動嚇到,趕緊掙扎。

可司徒夜卻迅速制住她,將她的手高舉過頭,讓渾圓隔著衣服高聳,貼著他的胸膛,膝蓋也跟著制住她亂動的腿。

「你要試試我敢不敢嗎?」大手探入她的衣襟,隔著褻衣,握住她的左乳,用力揉捏著。

「司……」沒料到他敢這?做,向小海氣得要大吼,卻在他的注視下噤聲,怯怯地看著他。

他……好像生氣了,那冰冷的怒火讓她不由自主弱了氣勢。

「小海兒,我說過,不許你離開,可你卻不聽,我很生氣。」輕舔她的唇,握著綿乳的手指緊緊一捏。

「唔!」微疼的感覺讓她擰眉,杏眸害怕地看著他。

眼前的他像頭猛獅,讓她不敢反抗,怕一反抗又惹怒他,那自己的貞操就不保了。

看見她眼底的懼意,司徒夜心一軟,冷冽的氣息斂起,「噓……別怕我,我不喜歡你怕我。」

是他急了,見她要離開他,就一時失去理智,才會嚇著她。

見他的態度變了,向小海吞了吞口水,提起膽子問:「司徒夜,你別壓著我好不好?」

「不好。」想也不想,司徒夜一口回絕,見她不高興地擰眉,卻敢怒不敢言的模樣,不禁失笑。「這樣好了,我們打個賭好不好?」

「什?賭?」瞪著他,向小海一臉不高興,可卻孬地不敢反抗,她沒忘記他生氣的可怕模樣。

「你在這待兩個月,兩個月內沒愛上我,我就放你離開。」一絲狡詐閃過眸底,可向小海卻沒注意到。

「你說真的?」蹙眉,她懷疑地看著他。

「沒錯。」司徒夜笑得無害,一臉誠懇的模樣。

「可是……」向小海還是有點遲疑。

「你不敢?是怕愛上我嗎?」司徒夜激她。

「放屁!我向小海有啥好怕的?」經不起激,向小海迅速回嘴,高傲地看著他。「賭就賭!」

哼!誰怕誰!她向小海跟他賭了!

上一頁返回下一頁


四月天www.4yt.net人間書館

元媛–相公好難追《刁女追夫(限)》


第三章


向小海賭了!

原以?日子會很難過,以?司徒夜一定會每天欺負她,沒想到他卻對她很好,寵她的程度讓她不知道該說什?好。

知道她喜歡種花,他請人弄了個花圃給她,隨她種什?花都行;而且只要是她的要求,他全數做到。

一開始,她還故意刁難,明知司徒家最重「霓裳」,那特殊的織法和渲染的手法是獨傳的,除了司徒夜外,無人知曉,更不可外流。

她卻故意跟司徒夜要製作「霓裳」的方法,原以?他不會告訴她,沒想到他卻不以?意,反而跟她仔細解說「霓裳」的做法,讓她完全傻眼。

「你不怕我把方法跟別人說嗎?」那時,她驚訝地問著他。

「你會嗎?」揚起好看的薄唇,他反問她。

「我……」她知道自己不會,可就是故意要逞強,「我當然會,到時你就不要哭。」

誰知他聽了卻笑了。「小海兒,我知道你不會的,我信任你。」說完,不待她反應,就封住她的唇。

那激烈的吻,讓她想來不禁臉紅心跳。

這半個月來,他總是偷吻她,她從生氣,到瞪眼……最後,居然會期待他的吻,怎?會這樣呢?

向小海不懂自己的心情,也不懂?何司徒夜要對她這?好。

他說,他要她愛上他。那他呢?他是不是喜歡她呢?所以才會希望她愛上他?

她很疑惑,畢竟他從沒對她說過喜歡,他只是無止盡地寵她,那滿滿的寵溺讓她無所適從,有點不知該怎?辦。

她知道這個男人正在使盡辦法讓她愛上他,想到這,心裏不禁有了一絲抵抗,覺得他的疼寵不是真心的,只是?了達到目的而已。

嘟著嘴,向小海故意把司徒夜想得很壞。

「好漂亮!」伺候向小海的小如端著人參茶進房,一進入內室就看到床上放著一件「霓裳」。

那美麗的光澤在陽光下漾著七彩流光,比紗還薄,卻比絲還軟,隱約飄著一抹淡香。

第一次看到「霓裳」,小如興奮極了!

「小海,這是主子送你的?」她問,卻知道答案是肯定的。

「嗯!」向小海點頭,當她看到「霓裳」時,也跟小如是一樣的反應,但司徒夜說這件「霓裳」是特地?她而留的。

「小海,主子真寵你。」小如不禁羡慕不已,向小海在司徒府裏的地位人盡皆知,主子寵她寵上天,底下的人都在猜測向小海會不會成?司徒家的當家夫人。

「我才不希罕!」向小海輕哼,拿起人參茶喝了一口。

小如奇怪地看著她,表情滿是不解。「小海,你不喜歡主子寵你嗎?」她不懂小海?什?不喜歡,一旁的人可是看得羡慕極了。

「搞不好這只是司徒夜?了得到一個女人所使的手段。」向小海皺皺鼻子,故意往壞處想。

他對她好還不是?了讓她愛上他,誰希罕?搞不好他也曾這?寵過別的女人呢!

想到這,一抹不舒服就從心裏升起。

看見向小海彆扭的表情,小如不禁笑了,「小海,我可是第一次看到主子對一個姑娘這?好呢!你是第一個耶!」

「是嗎?」睨了小如一眼,向小海一臉懷疑。

「當然是真的!」小如用力點頭,「就連趙小姐,主子也沒對她那?好……」

啊!說完小如趕緊捂住嘴,發現自己說錯話了。

「什?趙小姐?」向小海挑眉。

「呃……沒、沒什?……」小如乾笑著,閃躲著向小海的眼神。

「小如姊,你別想瞞我!快說!」見小如一臉心虛,向小海更加懷疑。

趙小姐?什?趙小姐?和司徒夜又有什?關係?

在向小海的追問下,小如只得吞吞吐吐地說著。

「趙家和司徒家是世交,趙小姐和主子從小一起長大,兩家之前本來還想結成親事,可在親事談成前,老爺和夫人就先過世了,所以這件親事就不了了之了。」

「一起長大?那不就是青梅竹馬嗎?還好到要談親事?哼!看來司徒夜豔福不淺嘛!」向小海冷哼,沒察覺到自己的口氣有多酸。

「小海,你別誤會,我看主子對趙小姐應該是沒那意思。」小如趕緊?主子解釋。

「是嗎?」向小海才不信。

「真的!」小如拼命點頭。「所以即使趙小姐來府裏,你也別擔心,主子不會被趙小姐迷走的……」

啊!又說漏嘴了。

向小海眯起眼,「你說那個趙小姐在府裏?」

「呃……」小如不敢吭聲。

「和司徒夜在一起?」向小海又問。

小如低下頭,不敢看向小海。

向小海抿緊唇,一股又酸又澀的感覺漫過心海,來不及仔細思考,立即走出房門。她要去找司徒夜!

找他做什??想到這,向小海頓了頓腳步。

喔!當然是去恭喜他有佳人陪伴呀!

有了理由,向小海用力點頭。對!就?了這個原因!

想到良好的藉口,向小海冷冷一哼,大步往前院走去。

***www.mtfcn.cn***www.mtfcn.cn***www.mtfcn.cn***

「司徒大哥,玲兒突然來訪,希望不會給你造成困擾。」趙玉玲揚著笑容,美眸望向司徒夜,一見到那張俊美臉龐就忍不住芳心悸動。

從小她就愛慕著司徒夜,本來她有機會成?他的妻子的,可惜在親事談成前,司徒家兩老就過世了,結親之事也不了了之;可她有自信,成?司徒夜之妻是遲早的事。

可這次她卻聽聞司徒夜極寵一名姑娘,這不禁讓她起了危機意識,所以才來到司徒家,想瞧瞧是不是真有這回事?

「當然不會。」司徒夜淡淡一笑,對於趙玉玲對他的愛慕當然明瞭,只可惜他對她沒有任何意思,純粹把她當成妹妹看待。

「聽說司徒大哥最近極寵一名姑娘……」趙玉玲輕斂美眸,狀似不經意地聊起。

「你是說小海吧?我是很寵她。」提到向小海,俊龐染上一抹溫柔,而這表情卻是趙玉玲從未見過的。

趙玉玲不禁又護又急,顧不得含蓄,她急忙說著:「司徒大哥,你知道我一直……」

「玲兒。」司徒夜適時打斷趙玉玲的話,眸光帶著一絲疏離,「我一直把你當成妹妹看待。」

「我不要當你妹妹。」趙玉玲咬著唇,紅著眼眶,無法接受。

「那?,我只能說抱歉。」揚起一抹笑,司徒夜態度冷淡,眼角瞄到一抹粉紫色的身影走來。

「海兒。」他勾起唇,眸裏的冷淡散去,化?一片柔光。

見到司徒夜,向小海撇撇嘴,瞄了一旁的趙玉玲一眼。是一名大美人,眼裏隱約閃著淚光,一看到她,眼裏就射出一抹敵意。

向小海挑眉,對趙玉玲的敵意感到莫名其妙。

「司徒大哥,你喜歡的就是她?」趙玉玲看著向小海,沒想到這?平凡的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