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不要來

關於部落格



  • 2038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千金與惡霸之二 《少爺的點心》

元媛 少爺的點心
  男主角:嚴君棠
  女主角:蘇小七
  內容簡介
  人人都說嚴家少爺長相俊雅、性情又溫和只有她知道這個惡魔的真面目——
  他根本和善良、溫和扯不上關系
  而是一個老以捉弄她為樂的大爛人!
  尤其是她長大后,他看她的眼神變得更奇怪
  更常常不知羞地對她手來腳去
  害她覺得自己也變得好奇怪
  好象變成了另一個全新的自己……
  以他惡劣的個性,他一定是對她下了什么魔咒!
  還好他就要成親了,以后她再也不用面對這個臭男人啦!
  卻沒想到——
  她,就是那個被他選中的新娘子……

  序  元 媛
  哈啰,大家好,很高興又和大家碰面啰!
  這本書,是延續上一本的系列書,女主角是可愛的小七兒,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猜到?(笑)
  元媛很喜歡蘇小七這個名字,朋友也覺得這個名字很可愛,當初在取筆名時,還曾提議要不要用這個名字當筆名,元媛也有心動,不過最后還是否決了。
  因為……感覺很奇怪。
  筆名在書里面當主角,怎么想就覺得不太習慣,所以可愛的名字還是留給可愛的女主角吧!而元媛呢?就取了這么個筆名。
  反正人也長得圓圓的,就這么元媛(圓圓)下去吧(自暴自棄了,泣……)!
  尤其是冷冷的冬天,不知為什么,就是會狂吞東西,尤其是高熱量的火鍋,不管四季,永遠是元媛的最愛。
  所以……元媛的身材也就愈來愈圓了(大哭)!
  不過,人家會克制的,目前正在努力減肥中(握拳),而且減肥之余,人家還是會努力寫稿的。
  下一本書呢?元媛想寫蠻橫又聰明的女主角,就像電影里的野蠻女友一樣,美麗又野蠻慧黠得讓男人怎么也招架不住。
  至于人物呢?在這一本書有出現喔!想知道野蠻的女主角會和怎樣的男人相遇嗎?請期待元媛的下一本書喔!
  也希望大家喜愛這本書,小七兒可愛得讓人想用力蹂躪呀(笑)!
  那下次再見啰!咕得掰!
  楔子
  小七兒一直覺得自己很幸運,雖然是個沒爹沒娘的孤兒,卻在七歲的時候進了蘇府,遇見了小小姐,還成了她的貼身丫鬟。
  蘇府的人都是好人,老爺和夫人還有小小姐更是大好人,她雖名為丫鬟,可是小小姐卻從未欺負過她,反而把小一歲的她當妹妹般看待,讓她好感動。
  在蘇府,她每天都過得好幸福好幸福,也以為會永遠這么幸福下去。
  真的!如果沒在九歲時遇到嚴家少爺的話,她真的以為她的日子會永遠幸福下去。
  蘇嚴兩家是世家,嚴少爺偶爾會到蘇家來,溫文儒雅的俊美模樣兒,是每一個女孩家心儀的對象。
  人人都說嚴家少爺長相俊雅,性情又溫和,還是南城首富,不知有多少姑娘家想嫁進嚴家,媒婆幾乎快踩爛嚴家門檻了。
  哼!她是承認他真的長得很好看,可是性情溫和?
  那是騙人的!
  他好壞!只會在人前裝出善良摸樣,人后卻常常欺負她,明知她膽小又愛哭,卻以捉弄她為樂。
  可不論她怎么跟別人說,都沒有人相信她的話,就連小小姐也當她在說笑,還跟她說這個笑話不好笑。
  她……她好委屈,嗚……
  他……他好討厭!
  尤其是她長大后,他看她的眼神好奇怪,而且總愛對她動手動腳的,每每被他碰過,她就覺得自己好奇怪。
  身體會覺得很熱,心會跳得很快,而且……那個羞人的地方還會濕濕的……
  嗚!他一定對她下了什么魔咒,她才會變成這樣啦!
  她好討厭他!
  嚴君棠是個討厭鬼啦!
  少爺的點心 1
  喜歡看妳哭泣
  那么柔弱的樣子
  好象只有我能保護妳……
  第一章
  惡夢!
  嚴君棠絕對是她的惡夢!
  這是小七兒聽到嚴君棠來到蘇府的第一個反應,相較于其它丫鬟的臉紅興奮,她的臉色慘白,連一絲笑容都擠不出來。
  那個可怕的討厭鬼來了!
  端著托盤的手發著顫,盤上的瓷杯也跟著發出聲響,這是她要端給小姐的人蔘茶,可是當她聽到嚴君棠來了后,正要踏出廚房的腳立即停住,怎么也踏不出去。
  小姐和嚴君棠從小一起長大,好得跟什么似的,每次嚴君棠一來絕對是來找小姐,搞不好現在人就在小姐房里,她才不要見到他!
  「小七兒,妳怎么了?做啥擋在門口?」正要走進廚房的小紅老遠就看到小七兒僵在門口,不禁疑惑。
  「我……」
  小七兒才說出一個字,小紅就興奮地打斷她的話,臉兒紅紅,眸兒羞澀,像個待嫁女兒似的。
  「妳知道嚴少爺來了嗎?老天,他長得好俊,我遠遠的就看到他了,他和小姐有說有笑的,一看到他的笑容,讓人臉紅心跳,心都溶化了。」
  是嗎?可她看到他笑,只覺得膽戰心驚,心跳都快停了。
  「他現在正在小姐房里,妳手上的人蔘茶是要端給小姐的對不對?好好喔!待在小姐身邊,妳常常都可以看到嚴少爺,我好羨慕妳!」
  小七兒忍不住嘴角抽搐,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有何好羨慕的,尤其當她聽到嚴君棠果然在小姐房里時,端著托盤的手抖得更厲害了,瓷蓋和杯子不停發出輕脆的撞擊聲。
  「小七兒,妳怎么了?手抖得這么厲害。」小紅這才發現小七兒的不對勁,擔心地看著她。「妳的臉色也好蒼白,是不舒服嗎?」
  對!她快被嚇死了!心臟快停了,誰來救救她?她一點都不想碰到那姓嚴的討厭鬼呀!
  小七兒在心里拚命狂喊,手抖得更加厲害。
  「小七兒,妳是怎么啦?」小紅緊張地瞧著小七兒,被她的模樣嚇到了。
  「我……」小七兒瞪著小紅,眼睛一亮。「我肚子痛,要去茅廁,這蔘茶就交給妳了!」
  小七兒把手上的托盤放到小紅手上,擠出一抹笑。「拜托妳了,小紅,我會很感謝妳的!」說完,她急急忙忙離開,還差點被廚房門檻拐倒。
  她決定了,她今天一整天都要躲在茅廁里,管它臭不臭,直到嚴君棠離開前,別想她會離開。
  打定主意,小七兒急忙忙地往茅廁的方向走去,經過花園池塘時,一道好聽的聲音從她身后響起。
  「小七兒,妳要去哪里?」
  急促的腳步立即定住,背脊不自覺地發涼,心臟大大停頓了一下,讓她差點不能呼吸。
  不!這一定是錯覺!那個討厭鬼正在小姐房里,不可能會在這里出現,一定是她聽錯了,一定是這樣……
  安撫好自己,小七兒趕緊移動,加快腳步。
  「小七兒,妳該不會是在躲我吧?」溫熱的身體快速來到她身后,緊貼著她的背,溫熱的氣息拂上她的頸項,害她不自禁地打了個寒顫。
  她趕緊轉身,往后退了數步,又驚又懼地瞪著眼前的男人。「你……」他怎么會在這里出現?
  嚴君棠揚起一抹邪佞的笑容,俊美的臉龐似笑非笑的,一身白衣將他修長的身形襯托得更加俊逸非凡,恍若天神。
  「我怎么會在這里,是不是?」不用猜也知道眼前這小妮子在想啥。「當然是特地來找妳的。」
  小七兒吞了吞口水,一看到嚴君棠的笑容,不管他笑得多么好看,她只覺得可怕。「找……找我做什么?」
  「妳覺得我會找妳做什么?」邪魅的黑眸緊盯著她,像野獸盯緊了可口的點心、怎么也舍不得放過。
  好可怕!小七兒快要嚇哭了,每當嚴君棠用這種眼神看著她,她就覺得好可怕,那眼神兇猛得像要把她一口吞下去似的。
  「我……我有事先走了!」不管!她要快跑!
  見小七兒想閃躲,嚴君棠輕輕一笑,身影快速一閃,大手用力抓住她,故意在她耳朵旁吹著氣。
  「我沒叫妳離開,妳卻擅自想走,小七兒,妳的膽子愈來愈大了,嗯?」嚴君棠輕語,大手緊捏著小七兒胸前的飽滿,邪惡地揉著,唇角輕揚。
  「看來,不只是膽子,妳這里也變大了嘛!」嚴君棠滿意地用力揉弄,喜歡掌中的沉甸。
  小七兒紅了臉,急急掙扎。「你別亂捏!」她抓住他的手,又羞又氣,可又不敢對他怎樣,只能委屈地紅了眼眶。
  就是這樣!他老愛亂碰她,在她滿十四歲后,他就對她動手動腳,不再像以前只是嘴上逗弄她。
  「妳這是在命令我嗎?」嚴君棠輕哼,故意狎玩她的胸部,揉捏得更用力,然后濕熱的唇在她雪白的玉頸重重一咬。
  「啊!痛!」小七兒疼得擰眉,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
  「這是懲罰,罰妳不乖,竟然想躲我。」緊貼著她的背,他將她整個人摟在懷里,一手隔著衣服玩著飽滿的渾圓,另一手則往下探索,摸進裙襬,隔著薄薄的褻褲摩弄著她敏感的花穴。
  「啊!」小七兒咬牙忍住呻吟,全身燃起不知名的火熱。每次被他碰著、碰著,她就覺得好難受。「別這樣,我道歉,你別這樣……」
  她受不了地扭著身子,小臉泛著一抹潮紅,不知所措地淚水直掉。
  「不喜歡我這樣碰妳嗎?」舔去她的淚,大手探進她的衣襟,隔著兜衣,感覺到蓓蕾的尖挺。
  嚴君棠揚起一抹邪笑,手掌抵著兜衣,摩弄著敏感的乳尖,在褻褲外勾弄的手指察覺到濕液,開始用力,用著微濕的布料挑逗著微沁著津液的花穴。
  「不要!」感覺那地方濕了,小七兒更羞了,直覺他在欺負她。他好壞!總愛欺負她!
  「真的不要?可妳明明濕了……」嚴君棠輕笑,手指隔著褻褲故意用力戳刺。
  「啊!」有點疼又有點麻的感覺讓小七兒微微一顫,感覺一股濕熱從花穴沁出,將她的褻褲弄得更濕,濕透的布料緊黏著花瓣,讓他的手指察覺到粉瓣敏感的收縮。
  「妳看,妳明明喜歡的。」隔著濕淋淋的褻褲,他以畫圈圈的方式摩挲著,不再滿足隔著一層布料,手指直接探進褻褲,大手覆著濕淋的花穴,撫著柔軟的細毛。
  「啊!不要這樣!」小七兒瞪大眼,被這么親密的碰觸嚇到了,她急得用力推開嚴君棠,可腳步卻也跟著踉蹌一下,一不小心絆到水塘旁的小石子,眼看就要往水塘跌下去……
  「哇──」
  嚴君棠伸手想要拉住小七兒,卻聽到身后傳來腳步聲,他眸光微閃地縮回手,眼睜睜看著小七兒趺進水塘。
  「嚴君棠你……」小七兒瞪大眼,沒想到他竟會把手縮回去,氣得想罵人,可沒機會說完全部的話,便撲通一聲跌下池塘。
  「小七兒,妳怎么掉到池塘去了?」聽到落水聲,蘇絳兒加快腳步,急忙跑到花園,想瞧瞧發生什么事,沒想到卻親眼看到她的貼身丫鬟落水。
  水不深,可小七兒還是不小心喝了幾口水,她痛苦地咳了咳,穿著濕透了的衣服站了起來。
  「小姐,我……」嗚!都是嚴君棠啦!都是他害的啦!
  「都是我不好,出聲嚇到小七兒,才會害她跌進池塘。」嚴君棠一臉歉意,俊雅的臉龐上絲毫沒有方才的邪佞狂恣,溫和儒雅的模樣讓人絲毫不懷疑他的話。
  小七兒睜大眼,沒想到他竟睜眼說瞎話。「才不是這樣!你說謊!」她氣得跺腳,池水隨著她激烈的動作噴灑出來。
  「小姐,他欺負我,而且看我快掉下池塘了,還不救我,眼睜睜看我落水。」小七兒氣紅了眼,看到嚴君棠一臉無辜的模樣,更是一肚子火。
  「真是對不住,我原本想拉住小七兒,可是來不及……」嚴君棠很抱歉地看著小七兒,邪氣快速閃過黑眸。「小七兒,我跟妳道歉,妳別生氣,都是我不好。」
  「你……」小七兒氣得說不出話,明明就是他的錯,可這么一鬧,倒變得她無理取鬧找麻煩了。
  「小七兒,嚴大哥都說他不是故意的了,妳就別氣了。」蘇絳兒自然而然地相信了嚴君棠的話。
  嚴大哥向來是個溫和的好人,怎么會害小七兒掉下池塘?更何況小七兒不知道為什么從小就很討厭嚴大哥,還一直說嚴大哥很壞,但嚴大哥明明是個好人呀!
  她不懂小七兒為什么這么說,只能當作小七兒和嚴大哥不對盤,天生犯沖,唉!真是可惜,小七兒不懂嚴大哥的好。
  「小姐!不是這樣的……」小七兒氣得跳腳,為什么都沒人相信她的話,明明嚴君棠很壞,可每個人都把他當成好人,討厭討厭,好討厭!
  「絳兒,沒關系的,本來就是我不好。」嚴君棠好脾氣地笑了笑,不和小七兒計較。
  「嚴大哥,真對不起,小七兒都被我寵壞了。」蘇絳兒不好意思地綻開一抹笑容。
  「傻孩子,本來就是我的錯,妳道什么歉?」嚴君棠摸摸蘇絳兒的頭,俊龐也揚起一抹溫柔的笑容。
  瞧見嚴君棠溫柔的模樣,小七兒不屑地撇撇嘴,別過臉。他總是這樣,對別人都很好,可以溫柔地笑,只有對她很壞,總愛欺負她,所以她最討厭他了!
  「小七兒,來!我拉妳起來。」見那張可愛的小臉氣呼呼的,眼角還掛著淚珠子,嚴君棠不禁覺得好笑。
  他就是故意想欺負她,誰教她被欺負的反應好可愛,教他愛不釋手,故意不救她讓她落水,也是因為這樣,他還沒欺負夠她呢!
  嚴君棠好看的嘴角勾起一抹邪佞,就連眸光也閃過一絲邪惡,小七兒瞧見了,下意識地打個寒顫。
  「不要!」小七兒拍開嚴君棠的手,驚懼地瞪著他,怕他又想欺負她,趕緊轉頭向蘇絳兒求救。「小姐,救……」
  「小七兒,妳怎么可以這樣對嚴大哥!」蘇絳兒不讓小七兒把話說完,她沒看到嚴君棠邪惡的表情,只看到小七兒惡劣的態度。「嚴大哥好心拉妳起來,妳怎么可以用這種態度對他!」
  「小姐,不是這樣的……」噙著淚眼,小七兒百口莫辯,為什么每個人都幫他說話?明明被欺負的人是她呀!
  「快向嚴大哥道歉!」繃著俏臉,蘇絳兒生氣地命令。
  「我……」瞪著嚴君棠,小七兒好委屈。
  「絳兒,沒關系的。」嚴君棠仍然揚著溫雅的笑,「畢竟是我讓小七兒掉到池塘里的,她生氣是應該的。」
  他一副很能體諒的表情。「我看我陪小七兒到她房間,讓她換下這身濕衣服,當作賠罪好了。」
  聽到嚴君棠的話,小七兒立即瞠大眼,急忙搖頭。「不!我才不要……」
  可惜,她的反抗無效。
  「那就麻煩嚴大哥了。」單純的蘇絳兒沒有多想,轉頭看向小七兒。
  「小七兒妳看,嚴大哥對妳多好,妳別再耍脾氣了。」
  「小姐,我沒有呀!」她哪敢呀?明明受害者是她呀!
  「小七兒,來!」嚴君棠將手伸向小七兒。
  「我才……」到口的話在看到嚴君棠瞇起的黑眸時,立即識相地吞進嘴巴,被他欺負那么久,她很清楚他的耐性已到極限,要是她再不乖乖聽話,倒霉的人可是她。
  「小七兒,來!把手伸給我。」嚴君棠的語氣很溫柔,可是看著她的眼神卻很冷厲,讓小七兒直發抖。
  膽小的她不敢反抗,只能乖乖把手交給他。「謝……謝謝嚴少爺。」
  嗚……怎么辦?她好怕呀!
  小七兒縮著身子,戰戰兢兢地和嚴君棠走向她的房間,一路上兩人都沒有說話,他也奇異地沒再欺負她。
  可是……就是這樣才可怕呀!她敢肯定,他絕不會就這樣放過她,搞不好等她一進房間,她就完了,他絕對會把她欺負得很慘。
  嗚……她不要啦!
  小七兒又驚又怕,一看到她的房間就在眼前,她偷偷覷了身旁的嚴君棠一眼。
  見他視線看著前方,沒放在她身上,她微松了口氣,捏緊貼在身側的小手,趁著距離房門還有幾步路時,奮力往前沖。
  不管啦!她要躲進房間,把他關在房門外,除非他離開,不然她死也不出房門,不然她一定會被他欺負死的!
  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小七兒跑得特別快,用力推開房門、轉身關門、弄好門栓,動作一氣呵成,絲毫沒有停滯。
  呼!成功了!
  放心地將額頭貼緊房門,小七兒放松地吐了一口氣。
  「小七兒,妳忘了顧窗子了。」嚴君棠俐落地從窗戶跳進房里,好整以暇地看著小七兒。「不過沒關系,我幫妳關。」
  說著,他慢慢地將窗子關上,小七兒驚愕地看著他,當她看到他臉上的邪惡表情,她清楚明白──
  她死定了!
  第二章
  「你想做什么?」
  小七兒害怕地瞧著嚴君棠,身子不斷往后退,想離他遠一點。她邊退邊發抖,嘴里直嚷著:「我、我警告你別過來喔!我會大叫的喔!」
  她嚷著狠話,希望能喝止他,可顫抖的聲音實在沒有任何說服力,泛紅的眼眶更泄漏出她的害怕。
  「警告?」嚴君棠挑起好看的眉,嘴角勾起一抹輕佻的笑容。「小七兒,我有沒有聽錯,妳現在在警告我?」
  太過輕柔的聲音讓小七兒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有點后悔自己剛剛說的話。「我、我……」她怕得說不出話來,直往后退,直退到坑下,她愣了愣,發現自己無路可退了。
  看了她身后的床榻一眼,嚴君棠意有所指地瞧著她。「小七兒,妳這是在邀請我嗎?」
  「才沒有!」她瞪他,腳跟一轉,就要離開床旁,可他卻快速來到她面前,大手一推,將她整個人推倒在床上。
  「啊!」根本來不及防備,小七兒傻傻地趺在床上。「你要干嘛?」
  她縮起腳,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又驚又怯地瞅著他,卻不知這副模樣反而更引起男人的挑戰欲。
  他跟著爬上床,將她逼到角落,墨濃的黑瞳漾著濃濃的邪氣。「妳覺得我會想干嘛呢?可愛的小七兒?」
  不等她反應,他濕熱的唇立即攫住她的,霸氣的舌尖探進香甜的小嘴,滑過貝齒,纏住丁香小舌,恣意吸吮挑逗,將屬于她的甜美香津嘗個徹底,不留一絲空隙。
  「唔唔……」小手用力抵著他的肩,她想抗拒他的吻,可舌尖卻被他用力纏吮,他的氣息撲鼻,讓她的抵抗漸漸軟弱,不由自主地軟在他懷里,任他的舌在她嘴里逗弄。
  每次都這樣,只要他一吃她的嘴,她就全身無力,一開始她還不明白他為啥那么愛吃她的嘴,直到后來聽嫁人的丫鬟談論,才知道這是一種親密的動作,只有丈夫才可以對妻子這樣……
  那他為什么常常對她這樣呢?
  她疑惑,卻不敢問,只當他愛欺負她,擺明就是要讓她嫁不出去。被他碰過全身的她,怎么可能嫁給別的男人嘛!
  「想什么?」察覺她閃神,嚴君棠不悅地瞇起黑眸,不輕不重地咬了她的下唇。
  「痛。」微疼的感覺讓她皺眉,「你干嘛咬我?」她瞪著他,紅撲撲的小臉有著委屈。
  「誰教妳心不在焉。」嚴君棠冷哼,仍然不放過她,大手扣著她的下巴,霸道地看著她。「說!妳剛剛在想什么?」
  小七兒紅著臉,大著膽子推開他,被吻得紅腫的小嘴嘟了起來。「你管我剛剛在想什么?你出去啦!我要換衣服!」
  「有差嗎?妳全身上下我哪里沒看過、沒碰過?」嚴君棠再度湊了上去。當她滿十四歲后,這兩年來,他早把她的甜美嘗盡了,除了沒突破最后一道防線,她全身上下他早摸透了。
  他的話讓她的臉更紅,鼓起雙頰,氣呼呼地瞪著他。
  「你這壞蛋,被你這么一欺負,我怎么嫁人?」而她也不爭氣,就是不敢反抗他,才會乖乖地被他欺負去。
  嫁人?這個字眼讓嚴君棠瞇起黑眸。「妳想嫁誰?」這女人,敢情除了他之外,她還想嫁給別人?
  她休想!她全身上下都是他的,他不許別的男人碰她!
  「說!妳想嫁誰?」
  「你管我想嫁給誰!」她瞪著他,怒氣讓她毫不考慮地回嘴,「反正就是不嫁給你!」
  雖然……他也不可能娶她就是了。想到這,小七兒的心悶悶的,有點想哭……
  可還來不及讓她多想,一股兇猛的怒氣立即撲向她。
  「很好,我就要了妳,看誰還敢娶妳!」嚴君棠咬牙低吼,用力壓倒小七兒,大手撕扯著她的衣服。
  「啊!你做什么……」小七兒嚇到了,拚命掙扎,卻敵不過他的力氣,身上的衣服沒一下子就被撕光了,只剩下兜衣和褻褲。
  「你別這樣……」緊抱著身子,她被他的怒氣嚇著了,更沒錯過他剛剛說的話。
  他說他要要了她……
  被他欺負了兩年,她當然知道自己還沒真正地被他占有。可就算是這樣,被他摸遍的她也嫁不出去了,若是真被他要了,那她嫁人的可能性不就更低了?
  不!她不要啦!
  一看到小七兒臉上的表情,嚴君棠馬上知道她在想什么,他瞇起黑眸,咬牙說道:「小七兒,我告訴妳,這輩子妳別想嫁人了!」
  語畢,他大手一拉,用力撕毀她身上僅存的布料。
  「嗯啊……你……你別這樣……」
  小七兒甩著頭,發簪早已因激烈的掙扎而掉落,發絲微散,襯著潮紅的小臉,像團誘人的火焰,而她也感覺有團火在燒著她。
  想反抗的手被嚴君棠用腰帶綁住,捆在床柱上,這個動作讓她不由自主地弓起上半身,飽滿的雪乳輕顫,一只黝黑的大手正放肆地握住她的一只玉乳,用力揉捏著。
  她的腿被他弄得大開,私密的花穴就這么直勾勾地映入他眸里,讓她羞得不知所措。
  即使他常常碰她、摸她,她全身上下早被他玩遍了,可是這么親密的接觸卻是第一次,讓她又驚又慌,想反抗,可手卻又被他綁住,只能任他宰割。
  「真的不要?」嚴君棠挑眉,手指緩緩撥弄兩片微顫的花瓣。「可是妳這里已經有點濕了,還有這……」他用力捏住手里的綿乳。
  「這么硬、這么大,明明就想要,連妳的乳蕾都變挺、變紅了。」說著,手指輕彈了彈敏感的乳尖。
  「啊!」小七兒忍不住一顫,潮紅的身子禁不起他的逗弄,一股熱流從下腹溢出,惹得她更加難耐。
  「這么敏感啊!」嚴君棠滿意地笑了,低下頭,含住另一只沉甸的雪乳,舌尖吮住粉色蓓蕾,用力吸著、纏著,偶爾還故意用牙齒輕咬,而大手也不放過另一只雪白的玉乳,隨著舌尖的逗弄,用力揉搓捏握。
  「啊!不要……」敏感的乳房被他這么一玩弄,變得好沉好脹,隨著他的挑逗,敏感地挑撥她的神經,讓她不由自主地拱起身子,渴求他的愛撫。
  而她身下的花穴也不自禁地收縮,一股不知名的熱氣氳著她的身子,讓她覺得好難受,甜膩的花液從收縮的花瓣不住沁出,弄濕了床褥。
  「嗚……不要這樣……」她被這股酥麻火熱的情潮嚇到了,眼眶兒紅了,淚珠子不禁滾落,輕咬著紅腫的唇瓣,她忍不住低泣出聲。
  「怎么?這樣就哭了?」抬起頭,他舔著唇,看著被舔得發紅晶亮的乳尖,他滿意地勾起唇角,手卻仍不放過另一只玉乳,用力把玩著。
  「嗚……不要欺負我……」迷蒙著眼,小七兒發出嬌嫩的哭音,想要他放過她,她好怕體內的那團火焰把她燒死!
  「可是,我還沒欺負夠呢!」一手揉捏著飽滿的雪乳,另一手則移到花穴,讓指尖沾染甜美的濕液。「而且,妳這里好濕,擺明喜歡讓我欺負……」
  嚴君棠那張俊龐滿是輕佻,手指撥開濕淋淋的花瓣,才探入一截指腹,就被緊窒的甬道緊緊吸住。
  「真緊、真熱……」嚴君棠痞痰著聲音,腹下的熱鐵感受到手指被緊緊包裹的快感,禁不住一顫,脹得難受。
  「唔!」被進入的異樣感讓小七兒睜大眼,下意識地推擠著花穴,想將他的手指推出去,卻不知花穴這么一收縮,反而將他的手指吸得更緊,惹得他逸出一聲低吟。
  「小七兒,妳真是個寶。」低下頭,他吻住她,舌尖俐落地探進她的小嘴,翻攪著嘴里的香甜,纏著她的小舌頭,挑逗地勾著、逗著。
  隨著他舌頭的吮弄,她的身體漸漸放松,花穴不再排擠他的手指,察覺到她不再反抗他,在花穴里的手指更用力一擠,觸到里頭的花核,然后以指尖微彈。
  「唔!」敏感的花核被彈觸,小七兒忍不住一顫,花瓣收縮,卷動著花液,將嚴君棠的手全弄濕了。
  她的濕潤讓他滿意地離開她的唇,邪淫的銀絲交接著兩人的唇,他輕舔著她豐嫩的下唇,在她體內的手指順著花液微微抽動,每一個動作皆故意碰到敏感花核。
  「啊!不要……」她想合起雙腿,不讓他的手再玩弄她那地方,可他卻用膝蓋緊扣住她的腿,不讓她合起。
  「說謊!妳明明要的。」手指開始加速抽動,每一個進出皆帶著愛液,她聽到淫魅的水聲,忍不住臉紅心跳,小嘴發出羞人的聲音。
  她微抬起頭,想瞧清楚他的手到底在她體內干嘛,卻看到他粗礪的手指被她的花穴吞吐著,他的每一個進出都讓她的花瓣收縮,水聲就是這么發出的。
  「啊!」這么羞人的畫面讓她瞪大眼,身體一緊張,敏感的肉壁也跟著收縮,緊緊包裹著他的手指。
  「怎么?害羞了?」見她瞪圓眼眸的可愛模樣,嚴君棠忍不住笑了,再探進另一根手指,兩根手指捏住充血的核心,用力揉著,偶爾還故意拉扯。
  「嗯啊……」細嫩的花核禁不住玩弄,變得更紅更硬,也讓她的身子一陣酥麻,愛液泄得更多,沖擊著在她體內的手指。
  「不要這樣……」小七兒開始哀求,可他的手卻不放過她,反而用力在花穴中抽插著,每一個進入都用力碰觸里面的花蕊,每一個退出都摩擦著緊窒的花壁,弄得水聲淋漓。
  「真的不要?」嚴君棠啞著聲音,汗水從額角滑落,深濃的黑眸緊盯著被透明愛液弄濕的花穴,看著自己的手指玩弄著她的甬道。「可妳把我吸得好緊,妳看,我每次抽動,妳的小穴就開始收縮,濕漉漉的,妳有聽到聲音嗎?」
  她當然有!滋滋的水聲在她耳邊回蕩,她可以想象他的手指怎么玩弄她的花穴,怎么帶動她的濕液,每一個想象都更刺激她的情欲,隨著他的抽動,沖擊著她的身體。
  「不要了!我不要了……」扭著身子,她哭著哀求,覺得體內的火快把她燒成灰了,跟著他手指的抽動,讓她面臨欲仙欲死的快感。
  忽地,他用力的一個插入,刺激了她最敏感的地方,身子一顫,豐沛的愛液流泄,將她的腿窩處弄著濕淋一片。
  而她也跟著軟下身子,全身泛著漂亮的瑰紅色澤,迷蒙的眼眸直瞅著他,小嘴喘著急促的氣息。
  嚴君棠抽出手指,見小七兒到達了高潮,可他體內的火卻還沒消,腹下的熱鐵正是脹痛難耐。
  「小七兒,妳滿足了,可我還沒呢!」他解下腰帶,褪下褲子,早己灼燙的熱鐵立即彈跳出來,頂端早己難耐地沁出幾滴白液。
  「你……」她瞪著他身下的灼熱,忍不住倒抽口氣,隱隱約約知道那是什么。「不!不要!我會死的!」
  那么大,怎么可能進入她?她無法想象,只覺得自己會死掉,會被他玩死的!
  她想逃,怕他真的會用那東西要她,可她的身子早因方才的逗弄而全身發軟,而且她的手還被他綁住了,更是逃不開。
  「放心,我現在還不打算要妳。」低下頭,他舔著她的唇。「不過我把妳逗得這么開心,妳是不是也得回報我一下,嗯?」說著,他的手指故意勾弄著猶自敏感的花穴,惹得她輕哼一聲。
  「你要我怎么回報?」小七兒睜著大眼不解地看著嚴君棠,心里因為聽到他不會現在要了她而松了口氣,卻又有種莫名的失落感。
  「該怎么回報呢……」他低頭看著飽滿沉甸的雪乳,嘴角勾起一抹邪佞。「就這么回報我吧!」
  大手各握住一只飽滿綿乳,他用力抓握揉捏,剛體會過高潮的身子被他這么一捏弄,立即泛起緋紅,而她也不由自主地發出低吟。
  「呵!敏感的小東西。」他低聲輕笑,大手將兩團雪白玉乳用力推擠,形成誘人的高聳狀,再抬起臀部,讓早已脹痛難耐的熱鐵從綿乳下擠進空隙,然后移動臀部,用力在雙乳間抽插。
  「啊!」敏感細嫩的玉乳被他的抽動弄成一片瑰紅,他的手更用力擠壓,讓雪白的乳房磨著粗長的熱鐵,每一個深深的挺進皆碰到她的小嘴,讓她嘗到他的味道。
  小七兒瞇眼看著嚴君棠挺進的動作,沒想到這樣也能讓她情欲難耐,下體的花穴又忍不住緊縮,溢出絲絲愛液。
  「小七兒,妳真棒。」嚴君棠用力擺動著腰,讓粗硬的熱鐵在雪乳間來回抽插,灼熱的白稠從頂端微微沁出,弄濕了她的雪膚。
  「唔啊……」小七兒忍不住張開小嘴呻吟,而挺進的熱鐵頂端就這么送進她的小嘴,一退一出,惹得兩人不住粗喘呻吟。
  突地,小七兒的牙齒碰觸到熱鐵頂端的敏感小孔,嚴君棠忍不住一顫,潮紅的俊龐微仰,喉嚨發出一聲低吼,再用力抽插幾下,灼熱的白液噴灑而出,染濕了她的胸部和小臉。
  刺鼻的味道沾滿了她的口鼻,她輕喘著氣,還未從情欲里找回心神,就聽到他在她耳際輕道:「妳知道我這回來蘇家干啥的嗎?」
  眨著眼,她還沒回答,就聽到他又續道:「是來向絳兒提親的。」
  他說,他是來向小姐提親的……
  她原以為他在說笑,可隔天就聽到消息,說嚴家少爺向老爺提親了,老爺樂不可支地答應,沒多久,府里就要辦喜事了。
  每個人都說,嚴少爺和小姐很配,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男的俊美、女的俏麗,家世又相當,相配極了。
  她也覺得小姐和嚴君棠站在一起很相配,雖然他的個性很差、很壞,又常常愛欺負她,可是對小姐真的很好。
  也是,他喜歡小姐嘛!又要娶小姐,當然對小姐好了,她小七兒算什么,只不過是他欺負的對象。
  「我才不希罕呢!」獨自一人回到房里,關上房門,身體貼著門,看著暗暗的房間,小七兒喃喃自語。
  「我才不希罕你對我好呢!我才不希罕……」她低哼,腦海卻不由自主地想起昨天他對她所做的一切。
  明明曾經那么親昵,可現在卻覺得他離她好遠,或者……本來就是那么遠了,他只是看她好欺負,不敢反抗,才這么對她。
  她對他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我才不在乎。」不自覺地,小七兒的聲音帶著一抹哽咽,睜著大眼,
  面對著一室黑暗,她突然慶幸身為小姐最寵愛的丫鬟,她不必和其它丫鬟共住一間房,也不必被看見她現在這副狼狽的丟臉模樣。
  「嚴君棠,我才不在乎你呢!」咬著唇瓣,她忍住嗚咽聲,卻止不住莫名掉下來的眼淚。
  討厭!有什么好哭的!
  她用力抹去臉上的淚水,不懂自己在哭什么,她明明不在乎的,嚴君棠算什么,他只不過是個愛欺負她的討厭鬼,她才不在乎他呢!
  「我最討厭、最討厭你了……」
  慢慢滑下身子,小七兒蹲在門后,將臉埋進膝蓋,細細的哭聲從膝蓋里傳出,她不懂自己為什么哭,只覺得心好酸好痛,像要死掉似的,好痛好痛……
  「嚴君棠,我最討厭你了!」最最討厭了……
  第三章
  確定婚期后,蘇嚴兩家如火如荼地準備婚事,這件婚事引起南北兩城的關注,畢竟是兩大首富聯姻,轟動了兩個城鎮,每個人一見面都忍不住要談論這件事。
  可是,更轟動的事情卻在蘇府發生了──
  就在婚典的前兩天,蘇絳兒竟然趁著半夜逃家了,還留下一封信,說婚事不取消,她就不會回家。
  這件事震驚了蘇府,小七兒也急得團團轉,她和小姐情同姊妹,單純的小姐從沒獨自出過家門,要是發生什么事,那該怎么辦?
  她急得不知所措,也以為婚事一定會取消,畢竟新娘子不見了呀!
  誰知道蘇老爺卻說婚事如期進行,可是……沒新娘子呀!
  正當所有人對蘇老爺這個決定感到疑惑時,更大的事情發生了──
  小七兒突然被蘇家收為義女,改名叫蘇小七,并且將代替小姐和嚴君棠拜堂。
  聽到這個決定時,小七兒簡直傻住了。
  可她完全沒有抗議的機會,就莫名其妙被冠了姓,成為蘇府的二小姐;還沒從震撼里回過神,一下子就到了婚典當天,她被喜娘拉著到處跑,渾渾噩噩地就拜了堂,更被送進了新房。
  此時,她正襟危坐,兩手放在膝蓋上,手指緊揪著紅色的喜服,一直混亂的神智勉強冷靜了下來,這才能仔細思考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她被老爺收為義女,成了蘇家的二女兒,還跟嚴君棠成親,剛剛兩人拜了堂,現在她已是他的妻子……
  她小七兒,成了嚴君棠的娘子?!
  「不會吧……」不敢置信的驚呼聲從喜帕里頭傳出,可事實就是這么發生了,她說不出心里是何感受,她的確為了他沒娶小姐而松口氣,可是……她從沒想過要嫁給他呀!
  她還沒嫁他就被欺負得那么慘了,要真嫁給了他那還得了,她一定會被欺負死的!
  「我才不要!」小七兒嚇得跳起來,趕緊拿掉頭上的喜帕和鳳冠,瞪著前頭的房門,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她要逃!
  她才不要嫁給嚴君棠呢!
  只要想到以后都要被他欺負過日子,她就不禁打個冷顫,他好壞,最愛欺負她了,只要看她哭就很高興,從小就這樣,簡直壞透了!
  「對!我要逃!」主意一定,小七兒趕緊跑向門口,可還沒動手打開門,雕著細紋的房門卻被推開了。
  「怎么?妳要去哪里?」嚴君棠站在門口,好整以暇地看著小七兒,穿著紅色新郎服的他面如冠玉,英挺得不可一世。
  小七兒趕緊后退,一看到他,她就想到自己和他拜過堂,現在她是他的娘子了,即使不愿意,她還是忍不住臉紅心跳,一顆心慌亂地跳著。
  「我……」垂下眼,她緊揪著小手,慌得不知該說什么。
  嚴君棠踏進房門,心知肚明地睨了小七兒一眼。「敢情妳是想趁沒人時逃掉?」
  被說中,小七兒的心大大跳了一下,更心虛地低著頭,不敢吭聲,可心里卻有個疑問,讓她忍不住開口。「你……為什么要娶我?」
  明明他想娶的是小姐不是嗎?既然小姐逃婚了,那婚事也該取消才對,可他卻照著蘇者爺的意思娶了她,為什么呢?
  勾起唇角,嚴君棠輕佻地看著小七兒。「蘇嚴兩家的婚事城里的人幾乎全知道,若是讓人知道絳兒逃婚了,兩家的面子可就失了,嚴家丟不起這個臉,不得己只好想個辦法找個人代嫁,誰知道世伯卻選上妳,我也沒辦法。」
  他故意扯謊,就是不告訴她真相。這遲鈍的丫頭早在很久之前就被他訂下了,他想娶的人只有她,可她卻總是一副想離他遠遠的表情,讓他看了就不高興。
  上次就是一時氣到,才會跟她說他是到蘇家跟絳兒提親的,其實根本不是,他真正想娶的人是她,可不想太早讓她知道,傳出的消息才會是他想娶絳兒。
  「原來是這樣……」知道了原因,小七兒的聲音變得好小,心也跟著又酸又疼的。
  她早該知道答案是這樣了,他會娶她根本不會是什么好原因,她在奢望什么呢?她有點不懂,只覺得心傳來一陣刺痛,好想哭……
  「怎么?妳很失望嗎?」聽她的聲音悶悶的,嚴君棠不禁揚起笑容,黑眸瞬也不瞬地看著她。
  「我才沒有!」她有什么好失望的?她才沒有呢!
  「是嗎?」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他瞧見她的眼眶紅了,臉上的笑更得意了。「那妳眼睛怎么紅了?是不是聽到我不是因為喜歡妳而娶妳,所以想哭了?」
  「才不是!」小七兒紅著臉,大聲反駁他的話,「我才不希罕你喜歡我,你以為你是誰呀?我最討厭你了!」
  她的話讓他瞇了瞇黑眸,「是嗎?」
  「沒錯!」她用力揮開他的手,倔強地看著他。「我才不想嫁給你呢!走開啦!」她推開他,轉身就要往房門走去。
  「站住!」沉下俊臉,嚴君棠抓住小七兒的手。「妳想去哪?」
  「你管我想去哪?反正你也不是真的想娶我,我也不想嫁給你,這婚事就這么算了,看你是要把我休了還是怎樣,隨你!」
  她氣怒地對他吼著,奮力想甩開他的手,「放開我啦!」
  嚴君棠被她的話惹怒了,抓著她的手更用力了。
  「好痛!」小七兒疼得皺眉,一直滾在眼里的淚水忍不住掉了下來。「放手!你抓得我的手好痛!」
  嚴君棠用力將小七兒拉進懷里,大手扣住她的下巴,要她看著他。「我告訴妳,除非我不要妳了,否則妳別想離開我!」
  他的聲音很冷,俊龐也凝著一抹沉怒,第一次見他真的生氣,小七兒嚇得不敢出聲,只敢瞅著一雙淚眸看著他。
  「而現在是我們的洞房花燭夜,我并不打算錯過。」
  嚴君棠的話讓小七兒睜大眼,「不……你不能……」
  「妳以為妳有說不的權利嗎?」嚴君棠冷冷一笑,伸手抓起桌上的酒壺,「現在先喝交杯酒吧!」
  他仰頭就著壺口喝了一大口,用手扣住她的下巴,不讓她逃離,低頭覆上香唇,將嘴里香濃的酒液全喂到她嘴里。
  「唔……」沒辦法逃開,小七兒被強迫喝掉嚴君棠喂過來的酒,又嗆又辣的酒液讓她難受地紅了臉,眼淚受不了地直往下掉。
  喂完了酒,嚴君棠仍不放開小七兒的唇,舌尖順著酒液滑入小嘴,放浪地纏住她的舌,不顧她的閃躲,狂浪地吮纏著,攪弄著屬于她的香甜。
  而他的手更將她的手制于身后,另一手用力拉扯著她身上的嫁服,不一會兒,她的身上只剩下紅色肚兜和白色褻褲。
  微涼的感覺刺激了皮膚,小七兒睜開眼,這才發現自己的衣服快被脫光了。「不要這樣……」
  她哭喊著,被他的狂暴嚇住了,想奮力抵抗,又怕更惹怒他,只能無助地掉著淚。
  見她哭得整張臉都紅了,嚴君棠憐惜地放開她的唇,不舍地舔著她豐嫩的下唇。
  「別怕,只要妳乖乖的,我就不會生氣,更不會傷害妳。」他輕聲誘哄,大手掃去桌上的東西,精致的佳肴和珍貴的玉盤全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破碎聲音。
  小七兒嚇了一跳,微微縮了下肩膀。
  「噓……別怕。」嚴君棠讓小七兒躺在桌上,吮著她的唇,安撫著她,大手也不安分地撫著她滑膩柔軟的肌膚。
  在他的安撫下,小七兒漸漸放松了身子,噙著一雙水亮的淚眼瞅著她,桃紅色的肚兜將她本就雪白的肌膚襯得更粉嫩,猶如嬌艷的玫瑰。
  「妳真美,讓我好想一口吃了妳。」抬起頭,他欣賞著她的嬌媚。
  她有著雪白細嫩的肌膚,讓人愛不釋手,本就水漾的眸子因淚水而更顯晶瑩誘人,被這雙眼睛一看,會讓人忍不住深墜其中,粉嫩的唇瓣被他吻得微腫,此時正微啟著,露出可愛的貝齒。
  她不美,可卻讓人感覺很可愛,尤其是她哭泣的模樣,更是可愛得讓人想一口吞下肚,所以他總愛逗她哭,卻不許她在別人面前哭,因她可愛的模樣只許他獨享。
  「你別這樣看我。」他火熱的眼神看得她好羞,忍不住掩下眼眸,不敢和他對看。
  「好,我不看,我用摸的。」嚴君棠邪邪一笑,大手隔著兜衣抓住一只雪乳,用力揉捏著。
  「別這樣……」小七兒想掙扎,卻被嚴君棠制住。
  「噓,別動,妳會喜歡的。」他哄著,見她羞澀地紅著臉,澄眸輕斂,他最喜歡親吻的唇瓣微顫,像嬌弱的櫻花,讓人想品嘗。
  他忍不住覆上她的嘴,舌尖輕柔探入,在她嘴里嘗到淡淡的酒香,還有屬于她的香甜,他放肆地纏住她的舌,吮弄屬于她的甜蜜。
  而他的手也沒閑著,隔著輕薄的布料揉著飽滿的綿乳,拇指蹭著未綻放的乳蕾,直到蕾苞在他指下綻放,他才以兩指輕夾,故意輕扯,惹得她忍不住發出呻吟。
  微睜開眼,小七兒輕扭著身子,覺得全身一陣酥軟,被吻得喘不過氣,小腹似乎有一把火在燒,啃蝕著她的意志。
  她的扭動讓嚴君棠的欲望燒得更熾,他看著她,喜歡她眸里升起的情欲,那是因他而燃起的。
  而被他吻得微腫的唇瓣輕啟,吐出媚人輕喘,每一個喘息都更深地勾動他體內的火種。
  他輕吮住她的唇,舌尖輕繪著唇瓣,濕熱的吻慢慢往下……
  他用力扯下她的兜衣,露出雪白玉乳,用力一吮,立即招來她的低哼,只見蓓蕾旁的雪膚被烙下一連串淺紫吻痕。
  粉色蓓蕾和紫色吻痕相對照,他輕舔著他吮下的印記,張口含住那誘人花蕾,舌尖輕舔著頂端,感覺到花蕾在他口中微顫,他輕輕吮住,故意以齒尖輕咬一下。
  「啊!」小七兒身子微顫,意識開始迷蒙,承受不住他的挑逗,她扭著身子表示抗議,可心里卻又有一絲渴求,想要更多更多。
  嚴君棠抬頭看著小七兒難耐的表情,欲望讓雪白的肌膚染上一層漂亮緋紅,嬌艷如玫瑰,令人亟欲采擷。
  他伸手輕觸柔嫩的臉頰,指尖緩緩移到微啟的唇瓣,微微粗糙的指腹摩挲著軟如綿絮的唇,注視的眸光轉為深濃。
  小七兒半掩著眼,卷翹的睫羽因情欲而輕顫,唇上的騷動讓她忍不住伸舌輕舔,卻舔到他的手指。
  她一愣,視線和他的對上,她覺得臉好熱,水眸漾著羞怯,卻忍不住輕吮著他的手指,兩人的眸光互相糾纏,香舌在他指尖吮弄,深炙的欲望借著手指尖端傳到兩人體內。
  嚴君棠收回手,以唇覆住她的,兩人唇舌交纏,而他的手也在她身上游走,滑膩的肌膚令他愛不釋手,而他碰觸的地方彷佛是火焰,一一點燃她的情欲。
  知道她體內的欲火已點燃,嚴君棠抬起身子,眼前迷人的春光卻令他屏住氣息,不敢呼吸。
  黑綢般的長發披散,襯得本就白里透紅的肌膚更是可口得令人想一口吞下,雪白的渾圓輕顫,那誘人的粉端因接觸到空氣而變得堅挺,而花穴外的布料早已濕了,緊貼著嬌嫩小穴,隱約透露著粉嫩誘人的花瓣。
  「這么快就濕成這樣了……」嚴君棠移不開眼,墨眸因欲望而轉深,他伸手來到花穴外,隔著濕透的布料,在穴外徘徊逗弄,搔弄她的敏感。
  「啊!」小七兒擰起眉尖,難耐地逸出低吟,迷蒙的眼直望著他,感覺在他的碰觸下,更多濕液涌出,讓她感覺好羞。「不要碰那……」
  「為什么?」嚴君棠故意曲起手指,貼著布料搔摩著花縫,指尖早被花液沁濕了。
  「會濕啊……」被他摩弄得酥麻,小七兒忍不住捏緊桌巾,花瓣不住收縮著,勾弄出更多愛液。
  「濕了不好嗎?」他瞇眸看著她的嬌態,濕淋服帖的布料完全勾勒出花瓣的收縮,令他腹下一陣火熱,手指摩弄得更用力。
  「啊!不、不好……」布料緊貼著嬌嫩敏感的花穴,被他這么一磨,整個布料都在穴外磨蹭,嫩肉受不住這種刺激,緊縮得更厲害。
  「為什么不好?」看著愛液不住沁出,香甜的氣味彌漫,他忍不住弓起手指,隔著布料用力往花穴一刺。
  「啊!」一股疼痛的感覺讓她下意識地夾緊腿,也把他的手夾住。
  「不要!會痛……」咬著唇,她哀求地看著他,要他退出手指。「求你,出去……」
  「不行!」嚴君棠殘忍地拒絕小七兒的要求。「乖,把腿張開。」
  「不要!」小七兒噙著淚眼,可憐兮兮地搖頭拒絕,卻不知這楚楚可憐的模樣反而更激起男人的占有欲。
  「妳想要更痛嗎?」他故意彎曲在她體內的指頭,摩動著她的嫩穴。
  「啊!」感覺他的手指有了動作,她皺起細眉。「你好壞!」壞蛋!明知她痛還欺負她!
  「不張開腿我就更壞!」他低聲威脅,故意將手指更加刺入。
  「啊!」小七兒皺眉輕吟,好委屈地瞅著他,怕了他的威脅,只得乖乖把腿張開。
  「這才乖。」嚴君棠滿意地舔去小七兒臉上的淚,手指貼著布料,開始在小穴中滑動,不進得太深,卻也不退出,就這么在緊窒的肉壁中抽動著。
  「唔啊……」一開始小七兒還疼得直擰眉,可漸漸的,一股酥麻感在體內擴散,疼痛慢慢消失,她松開眉尖,小嘴忍不住逸出呻吟。
  見她開始享受這股戳刺,甚至開始擺動纖腰跟隨著他手指的動作,嚴君棠勾起一抹邪笑。「現在還要我退出嗎?嗯?」
  「不!不要……」咬著唇瓣,小七兒難受地發出呻吟。一開始還覺得舒服,可漸漸的,她覺得這種淺淺的戳刺已不能滿足她,反而弄得她好熱、好難受。
  「嚴君棠,我好難受……」
  聽到小七兒的稱呼,嚴君棠不悅地挑起眉,停下手指的抽動。「妳叫我什么?」
  「啊!你別停……」他突然停止抽刺,非但沒讓她覺得好受,反而更覺得不滿足,腹里的火一直燒著她。
  「叫我君棠,我就繼續。」嚴君棠柔聲命令。
  「君、君棠……」小七兒難耐地甩著頭,服從他的命令,小嘴吐出軟軟的輕喚,「求你……」
  「乖。」聽她乖乖叫著他的名字,他便順從她的渴望,抽送著手指,享受著被她包裹的緊窒感。
  可是她卻覺得不夠,這種淺淺的抽刺只弄得她更心癢難耐,忍不住情欲的折磨,她低泣著。「君棠,我好難受……」
  見狀,嚴君棠滿意地低笑出聲。「妳這貪心的浪娃兒!」他抽出手指,聽見她的抗議聲,他再度輕笑,大手扯下早己濕透的褻褲。
  看著濕淋淋的花穴不住收縮,粉嫩的花瓣卷弄著透明濕液,香膩的味道撲鼻,他抱起她,走向鋪著鴛鴦被的喜床。「寶貝,我這就滿足妳。」
  少爺的點心 2
  喜歡看妳生氣
  那么專注的樣子
  好象眼中只有我存在……
  第四章
  微涼的空氣拂著雪白的肌膚,讓小七兒迷蒙的理智勉強清醒,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躺在床上,全身赤裸有如初全的嬰兒,而嚴君棠正以火熱的眼光注視著她。
  她垂下眼,害羞地想以手遮住身子,臉上的紅暈染到玉頸,甚至還有往下燃燒的趨勢。
  「別遮,我想看。」他拉住她的手,輕吻她纖細的手指,熾熱的目光卻直勾勾地欣賞著她雪白的嬌軀。
  感覺到他的視線,小七兒覺得自己的臉更紅了。「別看!」她羞窘地想用手遮住他的眼。
  「為什么?」他抓住她的手,黑眸舍不得自她身上移開。「妳很美,美得讓我移不開眼。」
  她不屬于豐滿型,可身材卻極其勻稱,尤其是她的肌膚,白里透紅,有如最上等的絲綢。
  他的話讓她的臉更燙,羞窘得不敢看他。
  見她害羞的模樣,他忍不住揚起嘴角。「這樣就害羞了,妳剛剛的浪模樣跑到哪去了?嗯?」
  他伸手握住一只飽滿的雪乳,用粗糙的掌心摩挲粉嫩的乳尖,再用膝蓋扳開她的大腿。
  「妳看,這里明明已經濕了。」他輕聲低喃,黑眸癡迷地看著濕漉粉嫩的花穴,潮濕的花瓣微微收縮,溢出的花液閃動著淫靡的光澤。
  「嗯……你別這樣……」小七兒被看得好羞,敏感的蓓蕾禁不起他手掌的摩弄,開始變硬,抵著他的掌心。
  「妳喜歡的,不是嗎?」察覺掌心下的乳蕾變硬了,他邪氣地笑了,用手指拉扯著乳尖,偶爾還用粗礪的指腹旋摩著。
  「嗯啊……」飽滿的綿乳被他玩得好脹,酥麻的感覺刺激著她,讓她忍不住逸出嬌媚的呻吟。
  而他更用兩只手指壓在濕淋淋的花瓣上,再左右分開花瓣,敏感的嫩肉被他一碰觸,豐沛的愛液立即沾濕他的手。
  手指享受著溫暖的花液,他微微扳開濕漉的嫩肉,讓自己能清楚瞧見花瓣里的美麗,只見花苞的最頂端有一顆小小的鮮紅花核,正羞澀地顫動著。
  「啊!你別一直看著那里……」小七兒害羞地掙扎,緊窒的花瓣因她的緊張而緩慢有節奏地開合著,卷動著愛液,更勾弄他的視線。
  「真美……」他移不開目光,手指忍不住順著花液進入花穴,才進去一根手指,就被柔嫩的肉壁緊緊吸住。
  「啊!」豐沛的愛液潤滑著他的手指,讓小七兒不覺得疼,反而覺得麻癢,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被緊緊吸住的快感則讓嚴君棠發出低哼,他撥開濕淋淋的花瓣,又探入一指……
  「啊!疼!」細嫩的蜜穴禁不住兩根手指的進入,小七兒疼得擰眉,嫩肉不住收縮,排拒著他的進入。
  「噓……放松。」他啞聲安撫,以兩指玩弄著細嫩的花核,微微摩著、逗著,間或拉扯著。
  「啊嗯……」敏感的花核被他的手指玩得發紅,漸漸硬了起來,愛液因刺麻的快感而溢出花穴,把她的腿窩和床被都弄濕了。
  豐沛濕熱的愛液沖刷著手指,嚴君棠微瞇起眸,喉結因欲望而滾動,他忍著想把脹痛熱鐵埋進她體內的沖動,緩慢地移動手指。
  他先將兩指彎曲,摩弄著細嫩的肉壁,讓更多花液沁出,才慢慢抽動手指,兩指在花穴里緩慢抽刺。
  「啊……不要……嗯……啊……」小手緊揪著床被,禁不住他的玩弄,她難受地甩著頭,微濕的發絲貼著粉頰。
  他的抽動攪弄著愛液,滋滋的水聲隨著他每一個進出而搗出花穴,肉壁被他的手指玩弄著,他每一個進入都故意摩挲最柔嫩的花核,刺激她最敏感的花心。
  「小七兒,妳好濕、好緊……」
  他咬牙低哼,看著手指在濕漉漉的花穴進出,粉嫩的花瓣隨著他的抽插而收縮開合,甜膩的味道飄散,那是屬于她的香甜花液。
  濃墨的黑眸緊盯著被他玩弄翻攪的花穴,看著透明的愛液散布在柔軟的細毛上,有的汁液更順著腿窩往下滑,沁濕了紅色床被。
  鼻間盡是香濃的甜味,他滾動著喉結,覺得一陣干渴,手指卷動著香甜的汁液,一進一出間,盡是水聲澤澤。
  「小七兒,妳弄得我好渴……」舔著唇,他著迷地看著花辦間的豐沛汁液。「妳呢?妳也渴嗎?」
  「渴……」她早被他玩得喪失理智,熾熱的火焰燒著她,嬌軀染上美麗的瑰紅,弄不清他問了什么,只能順著他最后一個字響應。
  「嘗嘗妳的味道,好香……」他抽出手指,在她發出難耐的抗議時,將沾著花液的手指放入她嘴里。「好喝嗎?」
  「唔……」她吸著他的手指,嘗到屬于自己的甜膩氣味,微微低哼一聲,舌頭下意識地吸吮著嘴里的手指,將自己的甜美一一舔去。
  她的媚態讓他忍不住發出一聲呻吟。「妳這個小妖姬!」
  他抽出手指,用力扳開她的腿,饑渴地看著甜膩的花穴,那不住沁出的花液不斷刺激著他的欲望。「現在換妳來解我的渴了!」
  「啊……不!不要這樣……嗯啊……」
  還沒意會嚴君棠話中的含意,小七兒就感覺一抹濕軟的東西舔著她的花瓣,她愣了愣,見他將頭埋進她雙腿之間,唇舌不住吸吮著濕淋嫩肉。
  「真香真甜……」嚴君棠滿意地舔著唇,微抬起頭,他的嘴和下巴全沾上品瑩的愛液,讓小七兒看得一陣羞窘。
  「你……你怎么……」紅著臉,她不知該怎么反應,只能羞澀地垂下眼。
  「妳不喜歡嗎?」說著,他又伸舌輕舔了下微顫的花瓣。
  「啊!」被他一舔,小七兒一顫,小嘴逸出一聲低吟。
  「看吧!妳明明喜歡的。」他伸手撥開粉色的花瓣,「妳這里收縮得好厲害,汁液一直溢出來,好香……」
  說著,他又低下頭吮住輕顫的瓣肉,以舌尖舔弄著,將豐沛香甜的津液卷進嘴里,再一一吞下去。
  「嗯啊……」他的手和舌頭一直不停玩弄著濕淋的花穴,酥麻入骨的快感讓她難耐地扭著身子,小手忍不住插進他的發間,弓起下半身,渴求他的玩弄。
  突然,他以手指扳開肉瓣,濕熱的舌頭一舉探入香淋的花穴,舌尖很有技巧地輕輕掃過鮮嫩的花蕾,再輕壓著敏感的花核。
  「呃啊……」細嫩的花核被他這么一逗弄,一股戰栗滑過她全身,更多花液沁出,沖擊著在花穴里玩弄的舌尖。
  濕熱的香液撲鼻,不斷從花穴內流泄,嚴君棠來不及吞咽,些微花液就這么流下嘴角。
  他滿足地吮弄著甜美的汁液,來來回回舔弄著柔軟的花縫,舌頭和汁液互相攪和,弄出了滋滋水聲。
  聽到了他舌頭發出的聲響,小七兒羞得連腳趾都忍不住蜷曲起來,小嘴不住發出媚吟。
  他的濕熱和花穴里沁出的津液混合在一起,她覺得自己的嫩穴從沒這么濕過,又是害羞,又是興奮。
  嚴君棠用力吸吮著花液,以濕軟的舌尖靈活地卷住花核,纏弄吸吮,讓細嫩的花核在他的舌頭下綻放。
  敏感的花核被他這么一玩弄,小七兒再也禁不住快感的沖擊,花液不住流泄,緊窒的甬道因這個刺激而緊緊縮緊,而她也忍不住浪聲呻吟起來。
  她這個動作把他的舌頭緊緊吸住,嚴君棠身體一顫,火熱的欲望禁不住顫了顫。
  想到這么濕熱緊窒的花穴待會就會這樣緊緊吸住他的熱鐵,他忍不住逸出一聲呻吟,身下的火熱更脹、更燙。
  他用力扳開她的腿,手指跟著探進花穴,跟著舌頭來回在嫩穴里抽動著,翻攪著香甜的花液。
  「啊啊……」小七兒仰著頭,美麗的眼睛迷蒙半張著,過度的刺激讓她難受地發出哭泣般的呻吟,來不及吞咽的晶瑩溢下嘴角。
  嚴君棠像只貪婪的野獸以舌頭和手指肆意玩弄著濕淋淋的花穴,滋滋水聲被他搗弄著,她的嫩穴是他甜美的點心,讓他怎么也玩不膩。
  小七兒早已無力反抗,也不想反抗,小手緊插入嚴君棠發間,隨著他的抽動發出浪吟。
  溫暖潮濕的軟舌不斷在緊窒妖艷的嫩穴里進出,他的手指故意摩弄著敏感的肉壁,忽然觸到某個敏感的一點。
  「啊!」一股酸麻又刺骨的快感讓小七兒忍不住尖叫,瘋狂地扭動屁股,滑膩的大腿痙攣似地夾住嚴君棠的頭部。
  她的扭動讓他的舌頭更加深入,她的臀部不由自主地隨著他的抽送而開始擺動。
  知道自己碰到她最敏感的地方,他更故意地每一次進入都觸到最硬的那一點。
  「啊……不要啊……」受不了這種玩弄,濕熱的花穴開始痙攣似地收縮著,濃郁的花液不住泄出,沖刷著他的手指和舌頭。「不行了……嗚……我不行了……」
  小七兒忍不住嗚咽,覺得自己快被這股快感弄死了,可他卻仍不停止,反而再探入一指,兩指跟著舌頭來回不停地搗弄,就是不放過痙攣的小穴。
  「嗚……不要啊……」她難受地甩著頭,體內的火快把她燒盡了,花液把她的下體弄得一片濕淋。
  突地,他的舌和指一同用力剌向最敏感的那一點,讓她忍不住拱起身子,發出一聲尖喊。
  豐沛的香液噴灑而出,弄濕他的下巴,更順著弧度染濕了她的腿和床褥,濃濃的甜膩氣味彌漫在空氣中,久久不散。
  嚴君棠將手指和舌頭退離花穴,抬頭看著床上嬌美人兒軟軟地躺著,雪白的肌膚一片潮紅,小嘴兒微啟,喘著如蘭般的氣息,而被他欺陵的花穴仍不停收縮,花液不斷沁出,卷動著粉嫩的瓣肉,讓他看得眸光一熱。
  他起身迅速脫下身上的衣服,拉下褲頭,早已腫脹難耐的熱鐵立即彈跳出來,頂端正因火熱的欲望而不住沁出白液。
  他深吸口氣,再也忍不住想深埋進她體內的欲望,扶住早已脹痛紅腫的熱鐵,對著不停溢出蜜液的幽穴一舉進入。
  「啊!」突然的疼痛將享受到的快感一舉沖散,小七兒疼得皺眉,淚珠子禁不住掉落。「不要!好痛……」
  她推著他的肩,要他退出,但他卻反而用力一挺,一股濕熱的鮮紅和著花液沁出,滑下她的腿窩。
  「嗚……」小七兒委屈地哭了。「不要……人家好疼……」
  嗚……壞蛋!明知她疼還這么用力。
  「噓,待會就不疼了。」嚴君棠安撫地吻著小七兒淚濕的眼。
  他原想停住不動,好讓她適應這股疼痛,可是……該死的!被她緊緊吸住的感覺實在太好了,他根本忍不住,顧不得她還疼著,他開始擺動腰肢,緩緩地在她體內律動。
  「嗚……不要!你別動啊……」他一動,就勾動內壁的疼痛,她忍不住出聲哀求。
  「妳忍忍啊!」不顧她的哀求,他開始加快搗弄的速度,每一個進出皆翻攪著愛液,縷縷血絲也和著愛液溢出。
  「啊!不要……」小七兒逸出痛苦的嚶嚀,緊窒的甬道禁不住他狂猛的抽動,讓她疼得一直哭喊。
  可漸漸的,刺痛慢慢消失了,轉為一股酥麻的感覺,刺激著她的肌膚,她松開緊擰的眉頭,嚶嚀聲從痛苦轉為嬌媚。
  而她的腰也不自覺地跟著他的抽插擺動,滑膩的大腿繞住他的腰,小嘴逸出迭迭嬌吟。
  「對!就是這樣,再浪一點!」嚴君棠握住一只綿乳用力揉捏著,火熱的硬鐵持續攪弄著濕熱的花穴,身上的熱汗滴在她身上,和她身上的薄汗融為一體。
  他瞇起眼,大手用力抹著她身上的香汗,把她的嬌軀弄得濕淋不堪。看著飽滿的玉乳不住搖晃,勾出淫蕩的弧度,他低頭含住一只雪乳,用力吸著香甜的乳蕾,張手抱起她,讓她坐在他腿上,讓熱鐵進入得更深。
  「啊!」小七兒仰起頭,小手緊抓著嚴君棠的肩。
  他的手緊扣著她的腰,將她托高,再用力朝火熱的熱鐵壓下,緊窒的花穴不停地收縮,將他包裹得更緊密。
  肉體的拍打聲不住響起,他的熱鐵翻攪著濕漉不堪的花穴,弄得水聲滋滋,魅惑淫人。
  「舒服嗎?寶貝?」輕咬著粉嫩的乳尖,嚴君棠啞著聲音問著。
  「嗯啊……舒服啊……」小七兒忍不住環住嚴君棠的頸項,如黑綢般的長發披泄,隨著他的搗弄而晃動。
  豐沛的汁液因他的熱鐵抽送而飛灑,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