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不要來

關於部落格



  • 2038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來自朝廷的犯罪共同體

黃巾集團起兵被視為「賊」,真正的大賊,卻逍遙法外。但逍遙法外是必然的,他們是皇帝、宦官、外戚、豪強組成的犯罪共同體,愛如何就如何,除非武力推翻,別無他法。

  東漢後半百年間,外戚、宦官爭權奪利,把朝廷當成權力競技場,可憐百姓,生死無人關心。天下大亂,肇因於此。

  東漢很特別,十四位皇帝,除了開頭的光武、明、章帝,其他從和帝起,多半在幼年登基,包括出生一百天的殤帝(第二年就夭折)、兩歲繼位(半年後也死了)的沖帝;以及八歲繼位,九歲就被毒殺的質帝。

  這些皇帝都很短命,從和帝到靈帝,九個皇帝,沒有一個活過三十六歲,平均年齡不到二十歲。

  皇帝年幼,國家大事只好由皇太后處理,太后便提拔自家的父兄或家族成員,形成外戚專權。外戚勢力有時比皇帝還大,這叫做「哥哥爸爸真偉大」。

  如果皇帝早死,?有兒子,太后、外戚為了續保權勢,便從皇族裡擁立幼兒。或者設法排擠皇帝生前較為年長的兒子,另立幼兒,於是形成惡性循環。

  皇帝長大,若想奪回政權,只能仰賴宦官。宦官和外戚彼此爭權,是東漢一直惡性循環,不斷上演的戲碼。

  靈帝時有所謂「十常侍」(實際上是十二人),最最得寵的是趙忠、張讓。靈帝公開說:「張常侍(張讓)是我爸爸,趙常侍(趙忠)是我媽媽。」

  十二常侍讓自己的父兄、子弟、親戚和黨羽擔任地方首長,搜括財富,掠奪百姓。百姓受害,無從伸冤,有的流為盜賊。

  靈帝比以前的皇帝更糟糕,整天吃喝玩樂,向各地徵收奇珍異寶、美麗石木,各級官吏從中敲詐,中飽私囊。從皇帝到百官,一個比一個有錢,民眾卻一個比一個窮。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靈帝吃飽撐著閒無聊,想出很多花樣,比如讓皇宮的狗戴帽子,繫帶子,打扮成文官的模樣。比如在後宮蓋了幾家店舖,扮家家酒一樣,角色扮演,他換穿商人的服飾,和宮女扮裝成各種商販做買賣,並和這些宮女喝酒作樂,其樂融融。比如他沒事拉著驢車在園林飆車,京城的人有樣學樣,驢子搶手,價格飆漲。他想錢想瘋了,把官爵標價出售,昭告天下,什麼官職多少錢,手頭不方便可以賒債,上任後再補繳。你有錢買,就有官做。

  黃巾起事,靈帝派軍征討。和黃巾首領張角直接對壘的是北中郎將盧植。盧植銳不可當,連連擊敗張角,連殺帶俘共一萬多人,逼得張角無路可退,困守城內,就要攻城之際,朝廷派宦官左豐(小黃門)來視察。盧植不懂或不甩行規,並未賄賂左豐,左豐回朝廷後說盡盧植壞話。靈帝大怒,用囚車押回盧植,差點處死。接替盧植的東中郎將董卓,贏不了黃巾,若不是皇甫嵩挾勝利之姿挺進,擊敗黃巾主力,情勢不知將如何演變。

  黃巾發難前,宦官封諝、徐奉就被檢舉出他們是黃巾的的內應。後來張讓又被豫州刺史王允查出和黃巾私下來往的信件,靈帝大發雷霆,照理張讓老命休矣,宦官可能遭到大整肅,但什麼事也沒有,張讓叩頭請罪,可憐兮兮,靈帝竟然不追究。張讓懷恨在心,反咬王允,若不是有官員上書搭救,早被處死。宦官的氣燄可想而知,是非之不明令人心寒。

  地方豪強更是拉大了貧富差距。老百姓窮人要翻身,不起兵革命,還能怎麼辦?黃巾成為他們寄託。若說黃巾是賊,也是小賊,誰是超級大賊還不知道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