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不要來

關於部落格



  • 2038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中國酷刑之割舌

舌頭是味覺和發音器官,人如果沒有了舌頭,不但一輩子無法說話,連飲食都會沒有滋味。為其如此,舌頭便很自然地成了酷刑實施的對象。
   俗話說,禍從口出,許多人被割掉舌頭就是因為舌頭本身惹的禍。漢初時,曾把割舌作為死刑的一種附加手段。當時對謀反、叛逆大罪應當夷三族的重大案犯要用“具五刑”處死,其中同時犯有誹謗、辱罵等罪行的犯人在黥面、割鼻、斬腳趾之外,還必須先截斷舌頭。如此“慣例”直到明、清仍然使用的凌遲,在行刑時,對有的犯人也常常要割舌,這是為了禁止他臨刑叫喊或辱罵;有的犯人在割舌的同時還要被打落牙齒。
   中國歷史上,因為饒舌而招致割舌之禍的記載甚多。《史記·游俠列傳》載,郭解是漢時的著名游俠,聲望甚高,但不為官府所容。后奉官府命令,郭解遷移關中,關中群豪不論知不知道郭解,聽到郭解的名聲,都爭著和他交往。郭解身材短小精悍,不飲酒,出門從不騎馬。后來殺死了楊季主。楊季主的家人上書告狀,有人更把他殺死在宮門下。劉徹聽說后,就下令官吏捉拿郭解。但深究郭解所犯的罪行發現,被郭解所殺的人都在大赦之前。軹縣有一位正在學校研究儒家經書的學生,在筵席上,奉陪朝廷派遣的查案官員。查案官員稱譽郭解的俠義行為,學生說:“郭解專門用奸邪的手段觸犯國法,怎么可以稱為賢能?”
   此話被郭解的門客聽到了,就把這個儒生殺掉,并割了他的舌頭。官吏責成郭解交出兇手,而郭解并不知道殺人的是誰,行兇的人也始終不肯坦白承認。官吏就上書說:郭解沒有罪。御史大夫公孫弘議卻說:“郭解以平民身份,隨意行俠鄉里,好像官兵執行職權,竟然為一句話而殺人。郭解雖不知道,比他知道的罪更重,應該以‘大逆無道’來處理”。于是就誅殺了郭解的全家。
   三國時,魏國諸葛誕舉兵討伐司馬氏,殺死忠于司馬氏的樂進之子樂琳,有位典農都尉平時常在樂琳前說諸葛誕的壞話,這時也被抓住,諸葛誕罵道:“你只會憑著三寸長舌撥弄是非,今天我豈能饒你!”于是命令武士用竹簽刺透他的舌頭,拉出來橫在口外,然后才把他殺死。
   夏國的赫連勃勃也是一個兇殘之徒,他坐在城樓上處理公務時,總要把長矛利劍放在身邊,看看誰不順眼就親手把他當場殺死。群臣中敢笑他者就割裂嘴唇,敢勸諫的就截斷其舌,然后推出去斬首。南朝梁時的侯景,性情殘暴、好殺戮,殺人的時候總是先砍斷手和腳,或截舌割鼻,受刑的人往往過了一天多才死去。侯景失敗后,他的謀士王瑋被擒,押送到江陵,蕭繹知道他有文才,不想殺他,左右的文士們妒忌王瑋的才能,巴不得除掉他,有人就進言說:“王瑋為侯景作的檄文很有文采,何不找來看一看?”蕭繹一看,檄文中有兩句是:“項羽重瞳,尚有烏江之敗,湘東一目,寧為四海所歸?”蕭繹原被封為湘東王,曾瞎了一只眼睛,這句話正揭到他所忌諱的短處,因而大怒,立即命令武士把王瑋的舌頭拉出來釘在木柱上,肢解而死。北魏酷吏于洛候處死王隴客時,也曾將他割舌。
   明朝,朱瞻基曾將兩個宮女賜給親信太監陳蕪為夫人。宮中有位姓李的校尉進言說,閹人和宮女配不合舊禮,不能這么做。因為在明初時,朱元璋曾經下過禁止太監娶妻的命令,李某的進諫不是沒有根據,但朱瞻基認為李某冒犯了自己的皇帝尊嚴,十分生氣,就下令把他的舌頭剪掉。李某受刑后沒有死,只是不能再說話,他仍住在宮中,從事雜役。
   但是,割舌之刑有時恰恰反映了行刑者在正義面前的怯懦和恐懼。如唐代安史之亂時,常山太守顏杲卿率部抵抗,兵敗被俘,不僅拒絕投降,而且還大罵安祿山。安祿山大怒,把他綁在橋樁上,零割其肉,仍然罵不絕口,安祿山又命令把他的舌頭割下來,問他:“還能罵嗎?”顏杲卿滿口鮮血,聲音含糊不清,好像還在罵賊,又過了一會兒才死去。文天祥《正氣歌》中有“為顏常山舌”一句,即指此事。文天祥把他尊為歷史上具有浩然正氣的典型,奉為楷模。
   朱元璋的第四子燕王朱棣發動靖難之役占領了南京.篡奪了侄兒朱允炆的帝位,讓方孝儒為他草擬布告天下的詔書。方孝儒不肯寫,并大罵朱棣不義。朱棣非常憤怒,命令武士鉤出方孝儒的舌頭,用刀割去,還把他的嘴向兩邊割開,直裂到耳朵旁邊。方孝儒仍然不肯屈服,雖被腰斬。到了清朝末年,有人在南京的明朝故宮看到一塊大石頭,上面被殷紅的血浸漬成篆字,據說這是當年方孝儒被鉤出舌頭的地方,這塊石頭被人們稱做鉤舌石。
   如果指有的人被割舌是因為禍從口出,咎由自取,有的人被割舌是因堅持正義,有的人被割舌則純粹是因為他倒霉碰上了殘酷的魔鬼。如漢末董卓作亂,曾誘降北方反叛者數百人,讓武士們在他面前把那些人有的截舌、去有的斬手足、有的鑿眼、有的用大鑊煮死。一時沒有死的人就在宴席旁邊掙扎、慘叫,滿座賓客嚇得拿不牢筷子和湯匙,但董卓卻能照樣大吃大喝、談笑自若。隋代魚贊也是是著名的酯吏,他讓部下為他溫酒,稍微不合他意,就下令割掉他們的舌頭。又如五胡亂華十九國時,后趙施季龍的太子石宣殺其弟石韜,石季龍寵愛石韜,于是逮捕石宣為石韜報仇。他命令把石宣幽禁于席庫,用鐵環穿透石宣的下顎骨,用鎖鎖上,又在鄴城(今河北臨漳)北門處堆積起一垛柴草,柴垛的頂上豎起一根高竿,高竿上安裝著轱轆,把石宣帶到這里之后,石韜的親信郝稚、劉霸二人拔著石宣的頭發,抽出石宣的舌頭,牽拉著石宣登上柴垛,又用繩穿著石宣的下顎骨,用轱轆把他絞起來,吊在高處,再挖眼剖腹,同時截手斷足,最后才放火把柴垛點燃,把石室的尸骨也燒成灰燼。
   中國古代實行一夫多妻制,在一個大家庭中,妻妾成群,妻子們在爭寵時,免不了動用三寸不爛之舌,撥弄是非,這樣,爭風吃醋的風波時常發生。正妻或寵妾對丈夫所愛的其他妾或婢女進行懲罰時,有的就用割舌的虐刑。她們認為,丈夫之所以另有所愛,一定是另外的女子善于翻弄長舌,迷住了丈夫的心竅,因此就割她的舌頭來泄憤。如南宋時,蘄春太守某有妻晁氏,性情極其酷妒,對丈夫的妾十分苛刻。有一位妾因一件小事得罪了她,她就把此妾狠狠捶打一頓,又用鐵鉗夾出她的舌頭,用剪刀剪斷。此妾疼痛不堪,既不能說話,也無法吃飯,過了一個月就死了。
   在朱海標的《埋憂集》中,記述了幾則割舌的故事。其中有一則記述在道光年間,蘇州人劉隱園有一妾姓張,性情兇悍暴虐,因擅長床第功夫而受劉寵愛。有一天,張氏想吃鰻鱺,讓一名女仆人到集市上去買,買回來后張氏嫌少,認為女仆偷吃了,勃然大怒,就把裝鰻鱺的盤子摔到地上,破口大罵。女仆極力分辯,張氏更加生氣,命令另外一名男仆把女仆抓住,剪掉她的舌頭。女仆流血過多,當即氣絕身亡。原來,這位女仆頗有姿色,劉和她同寢過,張氏發現了這個情況,非常忌恨,早就想把她置于死地,但沒有找到機會,這次終于消除了心頭之根。
   另還有一則里記述因為風流之事而被咬掉舌頭的。按《醫經》:舌為心苗。故斷其舌則死,然亦有不死者。直隸吳直銓素無行,好漁色,不避親族。一日將奸其女,女偽許之,從入臥內,裙腰甫解,先索其舌。吳狂喜,伸舌舔之,女一口嚙斷其大半。呼救命,家人咸集,執而訴于官,以亂論論死。是其人初不死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