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不要來

關於部落格



  • 2038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時空穿梭 (上)

粉紫色的天花,粉紫色的地氈,粉紫色的香氛,粉紫色的床;在這團粉紫色的雲絮裡,睡著一名如夢似幻的美人兒。她安寧的睡顏,令那名來到床畔的男人禁不住啄了下她的唇畔;沒有沾到唇,卻攫取了她唇邊的笑渦。

這名美人兒是鳳裡犧,近年炙手可熱的偶像巨星。像是平地一聲春雷乍響,美絕人寰的鳳裡犠突然之間像孫悟空有著無數化身般的,以不同的面貌和姿態充斥在電視、電影廣告、雜誌封面、化妝品專櫃上,甚至在很多商店的門口都立有她真人般大小的看板。

鋪天蓋地的媒體以他們能想到的最優美的辭彙歌頌著鳳裡犠天仙般的絕代風姿。無數人迷瘋了。瞬間興起了搜集熱潮。鳳裡犠代言的化妝品公司業績陡升好幾倍,每當現場舉行新妝發表會時,那些印刷精美的目錄和海報,總是在短時間內被索取一空,向隅的迷哥迷姊們,甚至願意花錢向因已告罄而頻頻道歉的專櫃小姐預訂。而鳳裡犠的穿著打扮,也成了最流行的表率。

鳳裡犠的代言廣告遍及全球各地,現在全世界的人都認識鳳裡犠了。她的各種傳言流行在許許多多人的茶餘飯後,但卻沒有人知道她的來歷。只知道她的名字是鳳裡犠;人的好奇心是很奇怪的玩意兒,如果很快即能得到答案,那恐怕不出三個月,鳳裡犠就會逐漸被淡忘了。但鳳裡犠一直保持低調且惜字如金,反而使人們對她的一切更感興趣。

旭日初昇,金亮的晨光灑在窗帘上,晃動一室意亂情迷的粉紫。鳳裡犠醒了,睜開一雙迷蒙的星眸。這對星眸,,在張開的一瞬間,好似世間所有的光華都盡收於其中;能在這其中看到星光閃爍的宇宙,欲訴還羞。

眼波流轉間,碧波蕩漾,如脈脈春水,又似淡淡清泉,是嬌,是柔,是媚,眸中好似朧上了一層朦朦水霧,淡淡的嫣紅浮現在鳳裡犠那小巧精致的瓜子兒臉上,更添一份嫵媚。她嬌艷仿佛玫瑰花般的粉嫩唇瓣吐氣若蘭,最好的畫家也不能描繪此時的絕美景致,最擅言的詩人也不能訴盡這瞬間的絕代風情。

門被輕輕的打開,一個同樣有著絕美芳容卻氣質更清靈的女子盈盈步來。當她的視線落在床上的鳳裡犠身上時,霎時化作點點星光,滿溢著溫柔與愛憐。她將手中的衣物放在了床邊的水晶琉璃台上,盈盈來到了鳳裡犠的身邊。

女子如玉的素手輕輕掠過鳳裡犠的發間眉梢,沿著那嬌小的臉蛋兒緩緩撫下。鳳裡犠朦朧的目光定在了女子的身上,綻出一朵燦爛如春花的笑顏。這朵仿如來自九天仙境的虛幻笑顏,好似容納了世間萬物的精華,生命的燦爛,天地的瑰麗。

「我親愛的媽媽,早安」

鳳裡犠緩緩的起身,輕拂過過腰的長發,嚶嚶地伸著懶腰打呵欠,把自身曼妙的線條擴展至極致。緊接著,她一個輕柔若羽的吻落在了母親鳳蝶衣雪玉似的臉上,贏來了鳳蝶衣柔美的笑顏。

「娃娃,該起來了,不能再賴床了呦!」帶著寵溺的口吻,鳳蝶衣回吻了鳳裡犠一下

「嗯,人家知道了啦。」鳳裡犠最喜歡對鳳蝶衣撒嬌。

兩母女的一舉一動,都好似一幅優美的畫卷,讓人感覺好像在看一出芭蕾舞,優雅至極,動人至極。

洗過了滿是芬芳的花瓣浴後,鳳裡犠帶著沐浴後的芳香,輕盈的來到了鳳蝶衣的身前。鳳蝶衣輕輕抖開手中的精緻衣物,含笑看向鳳裡犠。鳳裡犠微微張開雙臂,任憑微涼柔滑的雪緞裹住週身。鳳裡犠閉上眼,感覺著鳳蝶衣那雙穿梭於她發間的手,任憑它們在她的臉上妝點。

鳳裡犠那雙含情似水的星眸,嫵媚中含著清冷,優雅中帶著狡黠,絕塵中藏著睿智,彷彿什麼都在其中,又彷彿什麼都入不了這天下無雙的水瞳。她唇角微揚勾起一抹慵懶的微笑,好像什麼都不在乎似的,無所畏懼,無所在意。陽光的照射下整個人都散發著光芒,卻不刺眼只感到溫暖祥和。

絕美的人兒彷彿沐浴在光中,微風輕揚起雪紗水袖好似就要帶著她飄起,隨風而去。鳳蝶衣輕拽住鳳裡犠的衣袖,竟帶著微微的顫抖,眼中有著害怕失去的恐懼,好像這樣拉住女兒就能阻止女兒乘風而去。鳳裡犠向鳳蝶衣淡淡一笑,這笑中含著撫慰含著依戀。鳳蝶衣眼中的恐懼稍稍溶解,輕環住鳳裡犠的雙肩。

門鈴響起,鳳裡犠與鳳蝶衣相視一笑,同向門邊走去。打開門,果然是葉休,鳳蝶衣的丈夫鳳裡犠的生父,現存極少數頂尖傳奇人物的其中之一。

如今,雖是科技發達的廿一世紀,但全球各地仍有著很多的不為常人所知的奇人異士,他們有著神話般的法力和神通,但這些世外高人很少涉足凡塵俗世,多隱於深山大澤遁世修行,追求一種普通人無法理解和接受的修真仙道。
  
葉休從小便跟隨神州道門七大宗之一的人間道拜星老人修真。他在不斷修習著自遠古傳下的各種絕世奇技的同時,也學習著現代的諸般知識和學問,特別是對神州大陸近五百年的歷史可以說是知之甚詳,對於神州廿一世紀的發展也不陌生。隨著對現代世界越來越深入的瞭解,他的思維方式開始了明顯的變化,認為追求那種無憑的天道,是對光陰和人生的一種浪費,他的人生價值絕對不以修行境界的高低來評斷,而是要充分的運用自己所擁有的超級力量,到世俗界中創造不朽的功德和傳奇。
  
踏入叛逆的青春期,葉休再也按耐不住修真生活的單調和枯燥。他強烈的渴望去紅塵俗世間查證自己的身份和尋找親人,同時到現代的世俗界入世修行,並為人間道創造輝煌。

但是,人間道的掌門卻認為身為修真者,對世俗界凡人的事還是少理為妙;否則, 世俗之心太重,會對修為有很大影響。葉休堅決不放棄自己的打算,想偷偷踏足世俗界,給師門發覺,師門長老硬生生破去他從三歲起苦修得來的真元力。

葉休被驅逐出師門後,在神州再也立足不住,乾脆跑到了英倫發展。人間道的那些長老沒有想到的就是,葉休的天資實在出乎他們的意料。正常的修士在真元被破之後,哪怕知曉心法,也無力重新修煉,而葉休天賦極佳,赫然還在丹田保留了一絲絲的真元,短短數年便重新修煉到本來的境界。

可是那個在山中一心向道,雖然有點過於剛硬狠辣,不過本性淳樸的小南仁徹底的沒有了;異鄉艱苦的生活,促使新的黑道教父葉休出現。

從偷東西、打仗、搶劫、勒索、殺人到後來的賣白粉及軍火,葉休建立的黑幫快速地堀起,稱霸英倫。最近,葉休更成立了一家跨國集團作為自己白道上的生意,所涉及的業務包括餐飲、娛樂、賭場、酒店、貿易、實業、房地產、金融,勢力覆蓋歐美各國。

樹大招風,葉休的舉動當然引來各國安全部門的重視,經過幾次接觸,葉休反而憑藉武力威懾、法術迷惑、金錢利誘、權利承諾、兄弟義氣等手段,拉攏了各國安全部門的不少當權人物。就在人生的顛峰,鳳蝶衣走進葉休的生命中。

也許,鳳蝶衣和葉休有太多方面是一樣的了。兩顆極度冰封的心,卻因為相互間的不斷摩擦而融合在一起。情到濃時比紙薄,平日他們兩個根本不在乎對方在作甚麼,只要相互能夠看到,能夠依隈在一起就可以。畢竟,窮人類畢生精力,最難追求的東西不是名利,而是幸福快樂。既能擁抱幸福,安享快樂,且知足地發出一聲滿足的歎息吧!他人的笑怒罵嘲譏,且管它去吧!

現在,也不管鳳裡犠還在場,葉休便把鳳蝶衣攬進懷裡熱吻。他大手在她平滑細膩的背脊上不安分地游移著,並低下頭印了一個又一個的吻。一陣噓噓的癢,使她笑出聲來。

「我不留在這兒當電燈泡,你們也要給我節制些!」鳳裡犠跺腳嬌嗔。

「等一等。」葉休將一個銀灰色的小方盒放入鳳裡犠手中。「手信拿去!」

鳳裡犠甜甜一笑,輕輕地打開那用彈簧鎖的盒蓋。一對菱形的華美戒指,帶看眩目的異彩,就像銀河的殞星一樣,在她的掌心滾動。

紫紅色的戒指,為整塊不知名的紅寶石所雕就,光輝絢燦,閃閃波流,套在手指上的圓環是雙層絞極鑲的白金,環中有接口,可以隨時借抖手震腕之力射出,菱形的四個尖端銳利如刀,映著陽光,可以自紫紅寶石的中心看見各種不同的紅、黃、白、線、紫、金、藍等光彩迥轉散射,就似自一個萬花筒中窺視紅塵。千色百芒,繽繽紛紛,除了美麗之外,還帶著一鄙難以言喻的迷幻意味!

鳳裡犠雖已見識不少,也不由讚嘆道:「真是我見過最悅目的首飾! 而且,冥冥之中還有著令人心旌搖蕩的誘引之力!」
 
「這〈普渡〉戒是我人間道十二仙器之一,用處極大。其中一項最基本的功能,就是納須彌于芥子,即是可以儲存東西。」葉休溫和的笑道︰「只要你集中注意力,用真元力將其激活就可以。」

鳳裡犠滿臉的詭笑,彈出〈普渡〉。 “錚” 一聲輕響,葉休不應也不躲,看著那枚〈普渡〉緊貼他掠過,完全嵌入了堅硬的大理石牆壁中。

鳳蝶衣輕聲一嘆,將手伸進鳳裡犠織錦般的發絲間,輕柔地撩撥著女兒說:
「發出〈普渡〉,可以穿破金甲銀盔,力透骨髓,任你是鐵鏡銅冶,也要肉碎筋靡,而且〈普渡〉秉性陰寒,被擊中之人,便是非在要害,亦會在三刻鐘內四肢拳曲,周身抖索而死,死像是面色青白,體硬如石,血液全部凝固。不過,若沒有破皮見血,或是有解藥及時急救,還是能挽回一條命的。」

鳳裡犠逸出鳳蝶衣的懷抱︰「我真的要出去了!」

看著女兒離去的背影,葉休淡淡的笑了笑,悠然的對妻子道︰「你替女兒決定了另一半?是誰?」

鳳蝶衣唇角漾起一抹憧憬︰「趙雲趙子龍有德有才,聰明又勇敢,個性忠厚溫和,做事精明又謹慎,值得我們的女兒託付終生。」

鳳蝶衣的語氣讓葉休吃味,他禁不住哼道︰「趙雲不是三國時代的人嗎?古代的男人會尊重女人嗎?而且趙雲的厲害,你怎知那不是小說慣用的誇張寫法?把一個普通的歷史人物寫得好像神一樣!」

鳳蝶衣用力擰著葉休的耳朵問︰「你說我看錯人?」

葉休不向惡勢力低頭,老頭般絮絮叨叨︰「史書上只會記載一倨英雄的彪炳戰功,而且也只會記載好的一面,怎麼可能提到他真正的個性?人與人是要透過長期相處及共同的生活,才能夠真正了解,從短暫的接觸及片面的記載又怎麼看得出來呢?或許趙雲的私生活亂到了極點,也或許是個同性戀呢!」

「你干嘛要這樣醜化趙雲?」鳳蝶衣含悲忍淚地問。

葉休的聲音益見飄渺︰「你不是告訴過我,野史上曾寫過趙雲終生未娶、他的兩個兒子都是養子嗎?誰知道他是不是生理上有毛病,所以才沒娶老婆。」

鳳蝶衣垂下眉眼,幽幽地道:「許多人喜歡的英雄人物不外乎是關羽、張飛、甚至諸葛亮之時,我就獨獨喜歡趙雲。我甚至還特地去研究東漢與三國的歷史及人物,只為了想多了解趙雲。而了解他愈多,我對他的喜愛又更增一分。」

「罷!罷!罷!趙雲是好是壞都是女兒的事,別為他傷了我們的感情。」

葉休想把鳳蝶衣摟進懷裡,鳳蝶衣卻嬌笑著逃了開去。綺旎的動作,惹人無限遐思。

「不許躲!」

葉休撫著鳳蝶衣柔若無骨的肩膀,雙手不規矩的探向她胸前。美好的感覺令他閉上眼睛,一肢熱浪由小腹昇起。

「不要!」

把葉休的手撥開,鳳蝶衣伸出玉腿踢了他一腳,然後飛快地用被單裹住自身,吃吃地笑著跳下床,斜睨他的媚眼裡有說不盡的風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